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赤心巡天

正文 第十章 善太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深藏在兀魇都山脉里的上古魔窟,埋葬了太多过往。

    曾经席卷现世的魔潮,也如潮水一般退去。

    世尊赤足行走在大地上所悲泣的疮痍,都被时光洗净。

    遍布各地的上古魔窟,曾如天妖法坛照亮妖界般,几乎更易现世天命。

    最后也都成为一个个毫无特殊可言的废弃石窟,容纳万万年来寂寞的风声,或供一些追索历史的求知者的探险。

    其实通常都是无“险”可言的。

    或者说,这些上古魔窟的“险”,基本上都和魔物无关。

    姜望遇到七恨魔君的那一次,是侠少侠女们千万次探险里都不会发生一次的意外。

    当今之世,除了边荒,哪有魔物敢露头?

    魔窟是上古时期魔族入世的通道,现在早已封死。若把现世障壁比作城墙,魔窟最多就是稍微单薄一些的城段。

    边荒那里,才是双方争夺的城门,不断投入兵力,彼此对抗。

    在边荒之外,哪怕是七恨魔君这样的恐怖存在,亦不能、更不敢投入太多力量。

    是姜望于现世主动的召唤,才勾起与真魔宋婉溪的联系,他和宋婉溪的联系,是血傀和傀主的联系,深入血髓,贯通因果。

    是七恨魔君恰巧掠过目光,才注意到那缕联系的形成,从而遥遥发力,降下七恨魔功,想为自己选一个再合适不过的魔功传承者。

    魔猿法相降临此间,在嶙峋怪石间缓行。

    曾经被人拎来此地,生死都不由自主。如今重回此窟中,遍身黑气的魔猿,竟像是此间主宰,魔威慑服一切,不止现在。

    这些年的时间,几乎没有给石窟带来变化,只是改变了进出石窟的人。

    时过境迁,姜望当然不会觉得自己能在这座古老魔窟里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当初诸方联合,共计八尊真人穷搜此域,最后也什么痕迹都没有找到。

    哪怕今日他立足洞真绝顶,也不认为自己比那些真人更有洞察手段。

    他在这座石窟里所拥有的,只是一道许久没有响应的血契,一尊失落在万界荒墓里的真魔。

    在清江水底的魔窟里得到,在兀魇都山脉里的魔窟中召回,除此之外,两界相隔,再未有过联系。

    魔猿凶戾的目光在石窟中缓缓掠过,最后停在内府境的姜望曾经坐过的那块巨石上——

    黄河夺魁之后,就是天下通魔。

    未及弱冠的姜望,在艰难跋涉、一步步走上人生巅峰之后,又骤然跌落谷底。

    当时十九岁的那个年轻人,走又走不得,修行也不被允许。只能仰躺下来,望着洞顶发呆……他在想什么呢?

    魔猿一屁股坐了上去。

    覆盖了情绪的无端。

    相对于十九岁人身姜望的所谓巨石,在高大的魔猿法相身下,不过是一块小小的石座。

    魔猿獠牙微收,凶光顿敛,于忿怒相中见悲悯。双掌捏印,一曰“定心”,一曰“静神”。而后两印一合,像是两座山,推成了一道峡。

    双掌之中,有渊如镜,连接未知的彼岸。

    那是无底无际的潜意识海,在向遥远的宇宙拓展。

    魔猿的双眸一瞬间沁成赤红,目光投射其间,像天柱闹海,神念遥追,恍恍惚不在此间。

    这是不久前靠近过天道又折回的当世顶级真人,在现世障壁相对薄弱之地、曾经的魔潮入口,第一次如此强力地呼唤,那遗失在彼世的“真”!

    所谓“真”,是不磨之理。是在诸天万界都会被承认的“自我”。

    阴阳两真,可以一念之间,架起三途之桥,连通阴阳真途。

    真人与真魔,也都是在宇宙之中,散播光辉的星辰。

    自能追寻血契,将微弱的联系,推举成牢固的回响。

    时至如今,一尊真魔对姜望来说,已不是什么不可或缺的战力。他寻找宋婉溪,是想探究当年,想要捕获更多关于白骨尊神的线索,也是想要知道,七恨魔君为何会在那时候,降下那问心之劫。

    弱者没有资格追寻答案,遇到危险,逃脱已是万幸。

    所以要变强。

    要在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越来越强壮。守自己的道理,问自己的心,再去问为什么。

    所以直到今天,才有这一次注目。

    魔猿的心神,仿佛飘向无限远处,像是茫茫宇宙中孤独的尘埃,在等待另一粒尘埃的响应。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长到兀魇都山脉另一边的姜安安小队,都已经成功抵达了此次探索的目的地——位于“千眼石窟”深处的,名为“善太息”的地下暗河。

    除了被赵玄阳擒来的那一次,姜望曾经也在兀魇都山脉潜修半年,但那段时间都静于地穴坐关,不曾四处探索。对兀魇都山脉的种种传说,反倒不如做足了功课的姜安安了解。

    这“千眼石窟”是兀魇都山脉里最大的一座石窟。且曲径回环,内部十分复杂,分岔洞穴极多,通向种种未知之地,无法尽索,以至于有“千眼”之称。

    一般人在这里,根本找不到路径。

    而“善太息”之河,又是千眼石窟里一条极凶险的暗河,幽深无底,宽广无边。

    从“千眼”里最多人探索过的“洞冥窟”下来,视野就会被浪涛铺满,一眼看不到边。暗沉沉的波涛,不知缄藏着多少择人而噬的恶兽。

    在周边的一些传说里,这条河是被视作“冥河”的。说是人死之后,便经由此河,前往幽冥。

    “洞冥窟”中无数恶神的雕刻,便是这些传说的体现。三头之犬、衔尾之蛇,牛头马面、黑白无常……

    当然,对神道有些了解、且修行到如此境界之后,姜望对于那些小时候听得津津有味、咋舌称奇的传说,早已祛魅——

    绝大部分神话传说,都是神话时代的产物。不过是为了修行所凝聚的假想,是一种假述的道,借假修真。

    而曾经躲在被窝里乖乖睡觉怕鬼敲门的孩童,已经握得无数神祇苦求的“真”。甚至于哪怕是真神,也要被长相思剑压三分。

    绝大部分传说里的神祇,见了现在的姜真人,都要行大礼。

    况且他也是去过幽冥世界的,那不过是依附于现世的一個大世界,自有来往的路径,跟兀魇都山脉里的哪条暗河都没有关系。

    蠢灰经过“洞冥窟”的时候,还冲那三头犬的刻像吠了一阵呢。要不是姜安安队长拉着,非把那三个脑袋铲掉两个。

    不过关于“善太息”河的传说,却也不能尽皆无视。有一个涉及到远古八贤,值得慎重对待。

    说是阵道初祖、八贤中名为【风后】的存在,在战死之后,只剩一缕残魂,飘荡在天地之间。心忧世人,不肯离去,最后徘徊于此河,久久叹息。

    故有“善太息”之名。

    在传说之中,最后那位伟大存在的残魂,逆善太息之河而上,寻至生死的尽头,领悟无上之理。而后以残魂修神道,在神话时代证现世神祇,再次超脱。

    常人以一呼一吸称为一息,一息脉动四次,三息之后则有深呼吸一次,脉动五次,脉诊上称为“闰以太息”。

    “善太息”即频频叹息,在医道之中,被视为一种病症,通常由肝胆郁结,肺气不宣引起。

    世人以此命名这条暗河,也未尝没有“望洋兴叹”之意。

    来到此河之前,一路来威风凛凛的恶犬蠢灰,也一时停下脚步,趴在岸边“呜呜呜”。偷眼去看根本不理它的姜真人。

    “抛开传说来讲,‘善太息’河本身水质特殊,鹅毛不浮,芦花定底,我们需要时刻以道元对抗,才能确保船只不沉——”

    姜安安队长把相关资料背得很熟悉,显然早就对这地方跃跃欲试,只是一直没机会来探索。她看着姜望:“这位队员,这个任务交给你怎么样?我看你身板结实,是个干活的好材料。”

    姜望笑着点了点头。

    “当我向你提问的时候,你可以说话。”姜安安队长随时随地更新她的队规,以适用于她本人天马行空的想法,应对各种离谱情况。

    说着又补充一个条款:“但你不能教我怎么做。说好了这次任务是我做主。”

    “小姜队长指挥得很好。”姜望难得陪她们出游一次,尽量端正自己的态度:“我无话可说。”

    姜安安队长又道:“善太息河里有一些水怪,实力不怎么样,但长得很难看。叶副队长要做好心理准备,不要吓着了。”

    姜望忍不住举手。

    姜安安队长看着他,下巴一抬:“又怎么?”

    姜望很是不满:“队长,你为什么不怕我被吓着?怎么不提醒我?”

    “这种无聊的问题,下次不要问了。”姜安安队长冷酷地扭过头,把抬起来的嘴角又压了回去。

    叶青雨副队长也蛮严肃的:“请问小姜队长,善太息河里的水怪,你说的这个‘实力不怎么样’……是怎么样?”

    姜安安队长极有气势地手一挥:“从资料上看,跟我差不多!”

    姜望噗地一声笑出来。

    “严肃点!探险呢!”姜安安提出批评。

    然后在自己的宝贝松鼠匣里掏了掏,掏出一只罗盘,似模似样地看了一阵风水。

    “好,好风好水好时段,卦也对,气也对,准备出发!”

    她寻摸出一只巴掌大的小船,使劲丢了出去。

    此船迎风便涨,顷刻化作一条乌篷船,落在暗河之上,随波轻晃,缓缓下沉。

    这艘乌篷船外观很不显眼,确实也不算金贵。也就比墨家百鳍船系列里的“虎鲸”,贵上个二十七倍左右。

    降风服浪,不在话下。便是普通人坐于此船,也足能应对水怪。

    是姜安安今年生日时,叶阁主投其所好,送的探险专用礼物。

    姜望很自觉地坐上船尾位置,止住了乌篷船的坠势,双手掌住船桨,老老实实做艄公。

    叶青雨副队长则是坐在船头,顺手以云篆给姜安安拍了几十个品类不同的护身咒,再给自己也加上,又摆了一把傀儡弹丸在旁边。然后隔着乌篷,笑吟吟地看姜望划船。

    姜安安自问也是有丰富探险经历的江湖少侠了,不像其他队员那样莽撞。在上船之前,还仔细地检视了一下身上的物件——

    脖子上挂着的水滴项坠,是宋清芷所赠,正合水域使用。

    腰间挂着的剑形玉佩,是向前哥所赠,据说杀力很强,还没开过锋哩。

    身上内穿的金缕衣,是亲哥所赠,他当齐国青羊子时的爵礼。听说防御很好,但是没有防过什么。

    外穿的云苍青绶衣,是汝成哥所赠,好像有什么神力来着,记不太得,也没来得及发过威。

    脚上的紫电步云靴,是胖哥哥所赠,心念一动,能逃千里呢。这个她用得多,以前常跟蠢灰赛跑。

    还有青雨姐送的腰带,野虎哥送的头绳……

    总之,确认都带上了。

    姜安安隐去了一身的宝光,提剑在手,嘴里轻喊一声“去”,脚步轻盈地跳上了乌篷船。

    蠢灰应声而跃,缩小了许多倍,恰恰好好地落在姜女侠脚边。

    善太息河上这条承载三人一犬的乌篷船,便正式出发,驶向幽深不测的远处。

    那晦沉的暗水,波纹不兴,像是一块巨大的黑铁。

    小船行过,才有涟漪。

    姜女侠并不耽误工夫,直接盘坐在船板上。一会转罗盘、一会翻资料、一会掐诀、一会查舆图、地脉图,还拿纸笔在那里画,嘴里叨叨叨的,又算又念,忙的不亦乐乎,劳心劳力。

    蠢灰趴在她脚边,叼一根骨头慢慢地啃,岁月静好。

    吱吱~

    姜望队员卖力地摇船桨,划开波涛,破开迷雾,偶尔与坐在船首的叶青雨相视一笑,并不觉得这里阴森,也无愁思可叹。

    善太息,善太息,何必叹息。

    人生何处不清欢?

    ……

    呃,魔界大概不能。

    如果说陨仙林是最“凶”之地,万界荒墓就是最“恶”之地。

    其环境之恶劣、贫瘠、荒凉,远非天狱虞渊可比。跟万界荒墓比起来,沧海或者都能算是乐土。

    且看边荒如何?

    那还是有人族生机对抗的结果。

    被称为“魔界”的地方,可是万界之“荒墓”,是荒芜的尽处。

    乌篷船在善太息河上启航的这一刻,同在兀魇都山脉的上古魔窟里,魔猿掌中天堑,已见渊起惊澜。

    而潜意识海所奔流靠近的彼方,万界万物归寂之处,恰恰有一道叹息拂来的微风。

    死世如醒。

    在一望无际的墓林里,有一座通体漆黑的坟墓,缓缓向两边分开。一只琉璃之棺,缓缓升起。

    琉璃棺中青丝如瀑的女人,长睫微动,睁开了血色的凤眸!

    (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