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魂衍天章

正文 第六百八十七章:再见鱼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第二日正午,时迟殇与白起便来到了天机堂提示的地点,正巧那是一处街口,二人便就近找了家饭馆进去,挑了个二楼临街的座位坐下。

    鬼界一天共有三十六个时辰,正午是指十八时,距离天机堂情报中的二十四时还有六个时辰,时迟殇和白起也不着急,坐在窗边耐心等候。

    六个时辰后,眼见二十四时已至,时迟殇当即散开魂识,向着四周笼罩出去。

    “小心些。”察觉到他动作,白起肃然道。

    时迟殇轻轻颔首,不过他以灵魂大道成就道基,又借虚假之法遮掩魂识,只要不是冥尊巅峰亦或冥帝路过,也无忧会被人发现异样。

    只是随着时迟殇魂识不断扫过,他的脸色却是愈加失落,因为无论他如何搜寻,都看不出有能让自己进到幽宫区的契机。

    “时间还没到,天机堂说是十七刻,现在才刚过一刻,还早还早……”

    时迟殇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内心躁意。

    别看他之前坐着表现的云淡风轻,其实心中的焦躁与担忧早已快溢出来了,如果不是知道着急解决不了问题,他早已经坐立不安,左顾右盼了。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而天机堂所说的契机仍未到来,时迟殇皱着眉头,魂识如潮汐般不断在周边街面上扫过,尤其是那些行走方向恰巧是幽宫区城门的人,更是他关注的重中之重。

    二楼时钟的刻针缓缓转动,最终抵达十七刻度的那一刻,时迟殇瞳孔陡然一缩,饶是他修行数十年,身经百战,又有灵魂大道温养心境,此时仍旧难以自抑地心绪激荡起来。

    就在他魂识笼罩范围的尽头,正有一支队伍自西面御空而来,人数不算太多,但是整体实力却颇为惊人,两位冥尊端坐队列正中,前方以三位冥皇巅峰领队,率领着十余位冥君巅峰,其中还有数百名鬼族仆从,扛着大包小包,宛如搬家一样。

    虽然相隔遥远,但是时迟殇的目光宛似洞穿虚空,凝视着队列中的一众冥尊、冥皇乃至冥君。

    鱼明心!鱼远生!

    李幽幽!罗寅啸!陈心齐!

    天行者!陆森!魇狰!倪泽!黑铁!

    遥望着那一道道熟悉的身影,时迟殇缓缓吐出一口浊气,他终于明白天机堂提示的契机是什么了。

    “李幽幽吗?”

    这支前不久逃亡到寒武皇朝的鱼家残党中,会愿意帮助自己的人,思来想去,也唯有欠自己成道之恩的李幽幽了。

    至于其他人?

    没当场喊破自己身份,招呼帝都军将自己千刀万剐就很不错了。

    目光从鱼明心和鱼远生身上划过,时迟殇唇角微抿,鱼远生不过冥尊初期,倒也不足为虑,可是冥尊后期的鱼明心要棘手许多,想要瞒过对方偷偷与李幽幽达成联系,必须要万分小心。

    深吸一口气,时迟殇示意白起为自己护法,随后心念一动,一道分魂投影已经脱离魂体,径直没入虚实间隙,循着自己开辟出的虚实乱流,借助四周阴物的气息遮掩,接近着走在队列最前的李幽幽。

    “嗯?”

    不过纵然时迟殇如何小心,他的分魂投影才刚刚接近队列,鱼明心已有所感应,顿时一股澎湃无俦的冥念从队列中心席卷而出,瞬息间已将鱼家众人尽数笼罩,汹涌的太阴之气萦绕不散,散发着极致冷酷的冰寒之意。

    “怎么了?”鱼远生正把玩着一口鼻烟壶,见状随手将之收起,迷惑道。

    鱼明心长身玉立,黑发飘扬,源于冥尊后期的威势从她体内不断升腾而起,浩瀚无垠的冥念更是在四周来回扫荡,可是任凭她如何搜索,都无法发现任何异常。

    柳眉微蹙,鱼明心俏脸生寒,冷然道:“刚刚我感应到有一股气息在接近队伍,转瞬即逝……”

    “找不出来么?”鱼远生也放出冥念,在队伍中仔细扫描了片刻,好奇道,“会不会是你感觉错了?”

    “到了冥尊位阶,还会平白无故有错觉么?”鱼明心沉吟片刻,忽地一抬手,“不去皇宫了,回去!”

    “回去?”鱼家众人皆是大惊失色,鱼远生也皱眉道,“姑姑,至于吗?”

    “如果真是有人心怀不轨,然后跟着我们混进了皇宫,你觉得现在的鱼家担待得起么?”鱼明心脸色一沉,寒声质问道。

    鱼远生一窒,讪讪闭嘴。

    队列前方,李幽幽忽然开口道:“宗主,此番是太师下令,让我等赴太宰府为厄皇筹备婚礼,如果我们半途折返,太师那里会不会责罚下来?”

    鱼明心闻言脸色愈加阴沉,往日细润如水的眸子里亦是蕴满愤慨与不甘,只是过了片刻,她终究是叹息了一声,道:“这样吧,幽幽与我前往皇宫,远生,你带其他人回去。”

    “就你们两个人?”鱼远生皱眉,罗寅啸亦是拱手道:“宗主,这样会不会跌了我鱼家颜面?”

    “呵,左右不过是一帮逃亡异国的丧家之犬,早就没有颜面了,”鱼明心唇角勾着一抹自嘲的讥笑,“再者说了,厄皇与安倍鹰的婚事,究竟是福是祸,还说不好呢。”

    瞧见众人都投来疑惑的目光,鱼明心轻轻摇头,不再言语,而是直接抬手一招,带着李幽幽飞身而起,径直朝着幽宫区那儿飞掠而去。

    跟随在鱼明心身后,李幽幽神色淡漠,看似无思无想,可实际上,她的冥念正沉入体内,与那缕飘荡在自己皇座之上的身影沟通着。

    “此事过后,之前欠你的恩情,就一笔勾销了。”

    听见李幽幽冷漠的话语,时迟殇默然片刻,颔首道:“好!有劳师姐了。”

    李幽幽语气淡漠:“岂敢当圣子这句‘师姐’。”

    时迟殇哑然,苦笑着点了点头,也不再说话。

    在鱼明心发觉不对劲放出冥念的前一刻,时迟殇的分魂投影已经来到了李幽幽身上,而他这次也赌对了,李幽幽念及当年欠下的成道之恩,主动将这道分魂投影收入体内,避开了鱼明心的冥念。

    在前往幽宫区的路上,时迟殇从李幽幽那里得知了鱼家如今的处境。

    去年阴阳宗大乱后,李幽幽他们被安倍晴明救走,之后便顺理成章跟随对方来到了寒武皇朝。

    虽然说鱼明贤、鱼明冬、鱼远希等冥尊尽数陨落,但是鱼家依然还有鱼明心和鱼远生两位冥尊,以及李幽幽这位执掌月神大道的年轻至尊,实力依旧不容小觑,除了失去千余年来在阴阳宗积累的底蕴,整体上来说,他们并不逊色于阴魂宗、傀儡宗等大宗派。

    所以,在鱼明心和鱼远生主动向李寒武递交臣服书帖,并立下血誓以后,鱼家也正式加入寒武皇朝,并在皇朝西部挑选了一处山脉,重新建立了山门。

    而这次来到幽都,则是前不久鱼家突然接到安倍晴明的命令,要求他们以厄皇娘家人的身份,来幽都替厄皇筹备婚礼。

    当时鱼家上下都是满脸懵逼,不理解为什么要让他们去当厄皇的娘家人,而且厄皇不是太宰烛照的弟子么?真要成婚需要娘家人,怎么轮都轮不到他们吧?

    直至来了幽都,他们才从安倍鹰那里知道了厄皇就是鱼乐薇的消息。

    作为当年去到人间界参与过“扶武计划”的罗寅啸和陈心齐,自然是知道鱼乐薇是谁的,也正是如此,当听闻厄皇居然就是鱼乐薇的时候,他们的震惊尤为剧烈。

    “你们已经见过学姐了吗?”时迟殇沉声道。

    “没有,”李幽幽冷淡道,“我们昨天刚到幽都,今天才正式前往太宰府。”

    说话间,鱼明心已经带着李幽幽来到了幽宫区门前。

    在查验过身份后,二人顺利进入了幽宫区,然后根据门口守将的指引,径直来到了皇宫左侧的太宰府。

    二人刚刚在门前落下,就见一行人从府中走出,为首的一头红发,身形矮瘦,正是安倍鹰。

    一出来就看见鱼明心和李幽幽,安倍鹰先是一怔,随即冷哼了一声,也不搭理她们,领着身后一群扈从扬长而去。

    “他就是安倍鹰?”瞥了眼这群人的背影,李幽幽蹙眉道。

    鱼明心亦是不喜地微微皱眉,只是念及对方背后的安倍晴明,唯有敛起心底不满,神情冷淡地走到太宰府前,取出了安倍晴明当初派人送来的玉符,上面记录了鱼家来帮忙筹备婚礼的命令。

    虽然烛照如今身陷烛龙岭处境未知,但是太宰府中依然还有着仆从护卫,不过很显然,如今的这些仆从护卫,早已不是烛照昔日任命的那些。

    在接过玉符确认内容无误后,一名灰衣仆从躬着身子,将二女带到了后院,恭敬道:“二位前辈见谅,再里面就没法进去了。”

    “没法进去?”李幽幽微微一愣,下意识看向前方,却看不到任何东西阵法禁制的痕迹,狐疑道,“你胡说什么呢?”

    灰衣仆从神情苦涩,苦笑道:“小奴岂敢戏弄二位,只是这里确有禁制,刚刚安倍公子就是因此发怒离开的。”

    两人说话时候,鱼明心正柳眉微蹙地凝视身前,此时才点了点头,凝声道:“确有禁制,好高明的手段,若非他这一嘴,连我也险些被蒙蔽过去。”说话间,她已经抬手往前一按,体内冥力凝练太阴之力,如凛冬寒风般往前缓缓拂出。

    下一刻,寒气吹入院门,尽数凝结为霜层,附着在一道若隐若现的七彩光幕之上。

    而随着霜层逐渐扩张,七彩光幕的形状也慢慢映入鱼明心与李幽幽眼中,那赫然是一座正吞吐有汹涌神火的灰黑色山岳,正将整座院落完全笼罩在内。

    epzww.com      3366xs.com      80wx.com      xsxs.cc</p>

    yjxs.cc      3jwx.com      8pzw.com      xiaohongshu.cc</p>

    kanshuba.cc      hmxsw.com      7cct.com      biquhe.com</p>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