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国潮1980

正文 第一千一百五十一章 宵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时间一过圣诞节,用不了几天,新的一年即将到来了。

    1986年12月29日,将进行日本唱片大赏各个奖项决选的最终投票。

    而且从这一天起,唱片大赏颁奖盛会的演出彩排也彻底结束了,参与颁奖的演员们都可以暂时休息两天了。

    虽然最终评选结果只会在除夕夜现场宣布时才会对公众和参赛者揭晓。

    但节目表演方面不会再出什么变故,一切都将按照导演订好的安排来。

    只是像邓丽君和中森明菜这样还得参加红白歌会的演员就没有这样的福气了。

    TBS电视台虽然放过了她们,但NHK电视台可没有。

    因为实在太红了,除夕晚上需要同时出席红白歌会和唱片大赏,进行跨场表演,所以她们仍然不能有丝毫喘息,顶多也就是每天能够多睡一会儿了。

    这大概就是身为一个明星在事业巅峰时最甜蜜的痛苦了。

    不过尽管如此,12月28日,因为担心唱片大赏运作的结果,邓丽君和金牛宫的社长舟木稔还是联系到了宁卫民,要求与他见上一面。

    想打听打听唱片大赏方面运作奖项的进展,以解心中的焦虑和疑惑。

    对此,宁卫民当然能够理解。

    他也不拿架子,就和邓丽君他们约好了彩排结束后在银座的坛宫饭庄吃宵夜。

    同时也叫来了好帮手冈本晃,帮助他来解释其中的内情,以安邓丽君和舟木稔的心。

    不用说,商量这种事,当然不好在大厅里,见面地点安排在了坛宫饭庄的一个包间里。

    这一天最早到来的当然是宁卫民,其次则是冈本晃。

    这小子最近跟着宁卫民见了不少大人物,也办了不少大事。

    不但气质和见识有所长进,就连衣著也讲究起来。

    冈本晃清楚宁卫民是皮尔卡顿华夏公司的代理人,因此也买了一声昂贵阔气的皮尔卡顿双排扣西装穿在身上。

    他的胸前的口袋还效仿西方人那样,露出一截彩色手帕。

    独自坐在包厢里喝着酒的样子,看上去就像华尔街的一份子。

    不过或许是因为邓丽君和舟木稔实在太忙了,他们一直等到时钟指向傍晚十点一刻的时候,才听到走廊外传来急切的脚步声。

    “不好意思让各位久等了。NHK电视台那边红白歌会的排练刚刚才结束,耽搁了不少时间。”

    邓丽君和舟木稔终于赶到,两人急急忙忙地走进来舟木稔是一再道歉。

    “没关系的,咱们之间不用客气了。要先喝点什么吗?还是直接点菜?”

    宁卫民很有风度的地招呼着他们坐下。

    邓丽君大概是因为体力消耗比较大,真饿了,先要了份春卷和鸡汤小馄饨。

    然后又拿起了菜单翻看起来。

    而与之相比,舟木稔这个金牛宫的负责人就没这么饿了。

    毕竟邓丽君排练时,他只做旁观。

    于是完全顾不得其他,也放弃了日本人的矜持,开口就是直奔主题。

    “宁社长,事情办得怎么样?唱片大赏,泰丽莎夺得大赏有希望吗?”

    宁卫民也直言不讳,“目前,三十一个评委中,有绝对把握会投给泰丽莎的票数,大概有十三票。”

    “咦?只有十三票?”舟木稔惊呼一声,看上去有点失望。

    从神情上就能知道,他想的一定是一共三十一个评委,三十一张票当中必须争取到多数票才能成功。

    如果只能拿到少数票,那这件事还是存有变数。

    但尽管如此,他也知道办成这件事的难度。

    毕竟是日本音乐界的至高奖项,邓丽君又是个华人,这种首开先河的事儿,谁也不可能百分百的打包票。

    何况人家是主动帮忙,又出钱又出力的,却从这件事中没有什么直接的好处。

    于是嘴里又忙不迭的道歉上了。

    “请别见怪,对不起,是我有点贪心了。毕竟时间紧迫,宁社长能争取到这样的票数支持,已经很不容易了。其中的困难我是能够想象的,实在让您费心了。”

    舟木稔深鞠一躬他的头发反射着灯光,鞠躬的尺度已经尽显愧疚。

    就连邓丽君也不好继续琢磨要吃什么了,因为舟木稔忽然间说错了话,她也赶紧放下手里的菜单,为这样的尴尬打圆场。

    “宁先生,请千万不要介意,舟木社长主要是关心则乱,才说了失礼的话。其实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是很承情的了。这件事成与不成,我们都会心存感谢。喂,对了,我认真问你一句,有没有什么好东西可以推荐的?皇帝的夜宵都吃什么呀?我看了半天,怎么发现和咱们平常人吃的没多大区别啊。一定会有那种吃了让人可以舒舒服服睡个大觉,又不黑眼圈的珍馐美味吧。不要藏私嘛,否则可有损贵店的名誉哦……”

    果然是邓丽君,真是古灵精怪的皮。

    不过这样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装作讨吃的样子,也让宁卫民真的没了脾气。

    宁卫民差点就绷不住笑,想了想,便凑趣地吩咐门外守着的服务员去拿一碗冰糖燕窝给邓丽君。

    随后也对舟木稔进行了宽慰。

    “唉,舟木社长您别这么激动嘛。既不必道歉,也没必要失落。不过具体情况有点复杂,其实在我看来,这件事还是蛮乐观的。不如这样,让冈本晃来详细说一说吧……”

    于是冈本晃就接过了话题。

    结果经他的一番解释,舟木稔才终于知道事情与自己想象中还真有不小的差距。

    敢情虽然全部有三十一个评委三十一张票。

    但是作为唱片大赏的主办单位,无论是日本作曲家协会还是TBS电视台,都只占有其中的十一票。

    剩下的九张票都是属于公众评委的。

    这是为了保证奖项评选公平的一个措施,担任评委的都是非音乐界的社会名流或者文化名人。

    也就是说,宁卫民所说的已经没问题的十三票都是来自于两家主办单位的票仓。

    而其余流向不明,暂时无法确定的公众评委票,别看少,却是决定唱片大赏选举胜负的关键票。

    实际上,无论是作曲家协会,还是TBS,又或是两家主办单位总不同的派系,要想让自己议定的对象获得大赏,那都绕不开公众评委的九张票。

    必须得尽力争取拿到手里才行。

    而现在的局面对于邓丽君夺冠,其实是一个绝佳的态势。

    原本就不好搞定的敌对方票数,他们就已经拿到了十三票。

    而本届的公众评委中,不少人纯粹只站在歌迷和民众的角度考虑。

    由于这些公众评委大多数年龄偏大,他们中有很多人原本是邓丽君的歌迷,自然有所倾向。

    甚至要说句大实话,其实这一次唱片大赏之所以不能再把邓丽君排除门外,就是因为有几个公众评委提出了异议才导致的结果。

    所以现在一旦主办方的立场转变,那么原本站在作曲家协会和TBS电视台这些专业领域的顽固派的对立面的公众评委,他们反而会成为促成这件事的助力。

    这样一来,邓丽君一方既然已经有了两家主办单位的十三票在手,那么只要在公众评委中拿到四票就可以了。

    最终结果就很可能是邓丽君能拿到多数票,以绝对性的优势胜出,夺得唱片大赏的桂冠。

    说白了,这件事已经非常接近成功,邓丽君输掉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

    就这样,当冈本晃就具体形势进行详细说明之后,舟木稔的态度便有了一百八十度的变化。

    此时他不禁欣喜地感叹道,“原来如此!听完冈本君的话,终于安心了。”

    不过随后他又好奇地询问,“只是……我还是对有些问题很费解的啊。我们的票为什么都来自于主办单位呢?这应该是最难得到的票吧?依我看,宁社长既然有这个运作能力,打通不利于我们的阵营。那么为什么又不先去花点金钱从公众评委手里拿票呢?如果能够稳扎稳打,先易后难,明确得到公众评委的支持,那岂不是是好?那样的话,我们就赢定了呀,丝毫也没有风险呀……”

    从这番露骨的话里既能听出舟木稔内心渴求已经完全燃烧起来了,又能知道他其实是一个不太懂得怎么运作奖项,送礼拉票的人。

    这家伙可有点想当然了,把奖项运作这件事想的太简单了,真以为有钱送出去就行了。

    鉴于此,为了让对方认清客观现实,理解运作这件事其中的难度,宁卫民哪怕不想争功,也只好粗略地为其解释一下了。

    “的确,如果能得到公众评委手里的票,那我们就赢定了。而且说老实话,目前的局面仍然无法让人百分百放心。这十三票啊,只是别人现在答应我们的。没到落实的那天,仍然不作数。如果有什么意外出现,让这些决定支持我们的票出现意外。或者那些因为喜欢泰丽莎的歌声来支持我们的公众评委又被别人拉票成功,还是存在我们败北的可能。但是没办法,我们面临的时间紧,任务急,就必须抓大放小,全力解决主要矛盾。在我看来,两全其美的办法是不存在的,公众评委的票是绝对不能去碰的,唯有这样做,才是成功率最高的办法!”

    眼瞅着舟木稔露出不明所以的表情,就连邓丽君也疑惑不解的抬起头,被吸引了注意力。

    不等他们表示疑问,态度异常坚定的宁卫民就继续指明,“没错,重点就在这里。运作奖项这种事不是那么简单的。这是一种艺术,一门巧妙的学问。”

    “咱们大家都清楚,所谓运作拉票,就是花钱送礼。那么为了办成事情,送礼当然就要送给办事的对象,但有时候办事对象可不止一人,或者说事情要办成功,需要多方的努力和协调。这个时候要把礼物送给谁呢?有必要全送吗?特别是在时间紧急的情况下,的确是个大问题。”

    “要知道,在现实生活中选错了送礼对象的人不在少数。常常是把礼物送过去了,事情却没有办成。就因为对方并非是起关键作用的人物,所以即便送了礼,也是徒劳的。做这种事,首先需要遵循的原则就是送礼送对人。”

    “送礼一定要送给关键人物,绝对不能这个送一点,那个送一点。更不能人人有份。真要是这么做的话,礼物不但会被分割零散,显得份量不重,有时可能根本起不到利益驱动的作用。关键是,如果送礼的对象多了,那么难免人多嘴杂,心机泄露,对事情有百害而无一利啊。”

    “我和冈本其实为这件事商量了很久,为了能够达成目的。我们在经过了充分的调查之后,最后才决定主要攻坚作曲家协会和TBS电视台方面的两个负责人。这按照我们华夏的老话,就是‘擒贼先擒王’。表面上,这些票是每个评委都有一张,但是那些主办单位的评委们毕竟有上下级之分,试问如果最高负责人的态度转向,如果不是关切到重大的利益,还有谁会与最高负责人唱反调呢?哪怕再有不满,也得憋着。”

    “所以我认为,这些票其实完全可以视为作曲家协会的常务理事三原正恒,和TBS的副台长加贺申一郎这两个人的囊中物,只要搞定了他们,就等于搞定了主办单位。正因为如此,我和冈本才会知难而上,自高而下,直接从原本敌对我们的团体最高负责人那里开始瓦解他们。结果正如你们现在所知的那样,这十三张票,是三原常务和加贺台长那里汇总而来的,他们认为完全没问题的票。”

    宁卫民说到这里,舟木稔和邓丽君才算是有点明白了,脸上都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来。

    可不嘛,拿人手短,好处哪儿有白拿的。

    既然收了礼,那两个收礼的最高负责人,自然就会主动帮忙拉票了。

    其余的,他们什么也不用做,坐享其成就成。

    而那些公众评委原本就是各自为战的不安定因素。

    不能光想着他们对于邓丽君的好感,而不考虑危险性。

    宁卫民真要找上门去送礼,碰上性子别扭的主儿。

    别说一定会走漏出去消息,弄不好还有人会主动揭露,把丑闻曝光给媒体呢。

    要是那样的话,邓丽君别说拿奖了,弄不好要名誉扫地,在日本娱乐圈根本没法再混下去了。(本章完)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