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大佬的娇妻软又甜

正文 第八十七章 协商失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傅景恒没接唐渊铭的话茬,眼眸深沉的看向窗外的万千霓虹。

    良久,他说:“我和程小姐关系并不好,何必做些刻意讨好她的事?”

    “再者,我还希望从季勋那里知道洛洛的埋葬地,又怎么能再让他心生误会和埋怨?”

    都是千年的狐狸,还玩什么聊斋?

    唐渊铭找他为的是何事,傅景恒又怎么会全然猜不到。

    “季勋很难攻克,从程小姐那边费点心思,或许还有可能。”唐渊铭抿唇道。

    傅景恒勾起一抹冷笑,讥讽道:“唐少对洛洛真是爱的深沉,都不惜把一个无辜的女人牵扯进来。”

    “我再狠,也比不上你傅大少!”唐渊铭的言语上也带上了几分怒气,“那些年你但凡肯留几分情,但凡肯有点理智,洛洛也不会落得跳楼身亡的结果!”

    唐渊铭的埋怨和愤怒一直都存在,但他们这几年也几乎每次都是在程洛的墓地见面。不大打出手,已经是看在程洛的面子上。

    这次意外的凑到一起,都是为了从季勋那里得到埋葬程洛的地址。

    目标一致,也就有理由暂时站到一起。

    他却没能料到,傅景恒竟然拒绝了。

    左思右想,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

    “你看上程已非了?”唐渊铭这问话,含了百分之九十的肯定。

    若不是如此,傅景恒又怎么会如此善良?

    在整个江市,傅景恒是怎样的人,谁不清楚呢?

    为了利益,可以不择手段的人;为了越瑶,可以伤害合法妻子的人。

    现在竟然不忍伤害一个关系并不好的女人,这种话说出来,也就只有三岁的小孩会信!

    “你在胡说什么!”傅景恒厉声反驳。

    他和程已非之间的那件事,是不可能告诉唐渊铭的。程已非本就是受害者,这种事自是越少的人知道越好。

    程已非纵然和程洛有几分相似,但他还是分的清的。

    程洛已死,他的心也跟着死了,不会再爱上别人了。

    “若觉得我胡说,那就和我合作。”唐渊铭逼迫傅景恒做决定。

    傅景恒又岂是轻易受人威胁的,毫不犹豫的拒绝。

    “我劝你收起这种心思,把季勋惹恼了,你也好不了。且若程已非需要,我也会选择帮她。”傅景恒眼神坚决的表明态度。

    唐渊铭的冷静因他这句话转瞬消失,猛地抓住傅景恒的衣领,恶狠狠的说:“你这个懦夫,当初没勇气查找真相,现在没勇气承认爱上别人,洛洛怎么会爱上你这种没担当的恶心男人!”

    “她当初若肯离开你,最后又怎会……”

    唐渊铭的眼眶很红,甚至还充盈着泪水,但男儿有泪不轻弹,他更不会在害死洛洛的凶手跟前掉泪。

    “松开!”傅景恒声音森冷,他这会儿也是有点动怒,但还在忍,“你如何认为,和我无关。”

    “冷血!”唐渊铭的手放开的同时,还做了评价。

    这样的评价听太多次,傅景恒根本不在意。

    “没事就请走吧。”傅景恒已经是很客气了。

    唐渊铭也没再停留,转身离去。

    两人之间的对话,没有第三个人知道。

    另一边,季勋还在贴心照顾程已非。

    “我真的没事了,已经消肿了。”程已非特意把自己的脸凑到季勋跟前。

    近在眼前的白皙面孔,还有那一张一合的嘴唇,让季勋差点忍不住亲过去。

    季勋趁去放毛巾的时间,缓解了下躁动不安的内心。

    程已非对他实在是太有吸引力了,若保持距离,他还能冷静思考。一旦过于靠近,他总是要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去抵抗。

    他们是朋友,他是她的依靠。因此,他什么都不能说,更是什么都不能做。

    “阿勋你人呢,有听到我在说什么吗?”程已非巴拉了好多句,却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季勋面带微笑出现,调侃道:“人有三急,你这是都不允许我解决个人生理问题?”

    “噗,撒尿就撒尿,还解决生理问题,你何时那么文雅了?”程已非无语的翻白眼,“程萱萱这事我自己有分寸,你可别管了。”

    “若我真的吃亏,或需要帮助,我肯定是会跟你说的。”

    她是个成年人,能很好的解决好自己的问题。

    “我有个提议。”季勋说。

    “什么?”程已非仰头望向他。

    季勋先是酝酿了下,这才正式说出口。

    “不行!”程已非一口拒绝,“我即使答应撤诉,也不会用傅景恒报复程萱萱做交换。”

    “已非,程萱萱爱慕傅景恒多年,他出手解决再好不过。”季勋这是要借刀杀人。

    但程已非的看法却截然不同,事情发生在她身上,她自己最能有体会。

    一切都是因程萱萱喜欢傅景恒而起,现在还又怎么能让傅景恒去解决问题呢?

    “真的不用!”程已非态度很坚决,“警局应该快到最后期限了,我会认真思考一下的。”

    “我累了,你先回去吧。”

    季勋一走,程已非重重叹气。

    做选择题,真的很难。

    “季勋,我们谈谈。”季勋刚打开自己的房门,唐渊铭就出现了。

    季勋倒也没拒绝,让唐渊铭进了门。

    “需要帮忙吗?”唐渊铭直接问。

    季勋轻笑,“唐少这是认为我在江市,什么都没有了么?”

    “自然不是。”唐渊铭久经商场,肯定是不会有这样粗浅的认知,“程萱萱出手的主因是傅景恒,其次是因你的报仇。”

    “我和她没什么恩怨,若我出手,她肯定防不胜防,一定能成功!”

    “理由。”季勋点了一根烟,慵懒又随意的靠在沙发上。

    唐渊铭若说自己没目的,他可不信。

    唐渊铭也很直接,“你知道的,墓地地址。”

    他找季勋这么多次,目的从未变过。

    傅景恒多次找季勋,不也是同样的目的吗?

    但季勋太过执拗,且又不能动真格的,毕竟他是唯一知情人。

    “免了。”季勋嗤笑,“已非的事,她自己会解决。”

    唐渊铭还以为季勋一定会为程已非出头,但现在竟然要放手不管。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