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非洲酋长

正文 第四百五十一章 重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国内房地产市场火爆,地方政府能从中获得巨量的土地转让金。

    而有充分的资金保障,除了道路管网、通讯水电以及地铁、环线高架等基础设施建设外,各种高规格的学校、医院、图书馆、体育馆、交通运输中枢、市政机构办公大楼等公共设施也得到大量建造。

    两千年以后,国内短短八九年间,就能看到各地的旧城区在得到不断改造的同时,新的城区也飞快的在成形。

    而科奈罗新港城以及科奈罗湖工业园的新市镇,压根都没有什么成气候的商品房销售,目前建成的几座住宅区,主要出租给园区内的企业当员工宿舍用。

    即便本土的员工申请购买房屋,也基本是以成本价加上少量的利润进行销售。

    而前期为吸引更多的企业入驻,工业用地转让以及税费方面,都是尽可能给予优惠。

    新港城、科奈罗湖工业园以及湖湾加工园区,仅仅依靠目前价格还极低廉的工商业用地转让,以及微薄的税费分成,却要承担大量的公共基础设施的建设,短短七八年间压根就看不到有盈利的可能。

    曹沫近期要推动三座园区进行合并,新的统一规划也已经在做,后续更要扩大建设以及招商引资的规模。

    土地转让金以及税费分成收入,短时间很难大幅提高,但建设规模却又要尽快提升上来,那就需要投入更多的资金。

    新港城短期内看不到盈利的可能,就要尽可能压低以利息的财务成本,融资时自然只能以直接注资为主,不能过多的考虑需要连本带息归还的拆借货款。

    还有一个办法,就是尽可能由园区内拥有盈利能力的大中型企业,去承担一部分公用设施的建设。

    所以曹沫才主张由弗尔科夫石化集团收购热电站、污水处理厂进行运营,并负责接下来的扩建任务;这差不多能在接下来的三年间为园区节约一亿美元的建设资金。

    当然,曹沫也不是恶意想着将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的盈利预期往后拖延。

    石油精炼以及化工原料的生产,生产过程就需要大量的蒸汽供给,同时也是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的污水处理规模最大。之前泰华主导科奈罗湖南岸的建设,为了尽可能压缩炼油厂的投资,想着尽可能多的套取财政补贴,才将这两座公用工程归由新港城承接,现在只是调整过来。

    热电站、污水处理厂建设起来后,除了自身更稳定的运营外,也能为园区其他企业提供收费服务,还能获得稳定的收益,不用担心会亏损。

    而西非联合水泥接下来计划投入一亿美元,承接环科奈罗湖高规格的通信及互联网基础工程建设、运营,才是一个大坑。

    园区引进的企业,以初级加工业为主,对通信及互联网基础要求很低,也不可能支付高额的价格去购买高规格的通信及互联网服务。

    西非联合水泥承担互联网通信公司的投资,非但前期投资很难收回来,后续每年可能还要继续贴进去不少运营费用,但科奈罗湖沿岸要适当提高建设的规格,这些投入却不能节省。

    也必须由西非联合水泥与弗夫科夫石化集团将这几项重点公用设施建设承担起来,园区才能集中资金,赶在明年底之前将十万吨级的集装箱码头与新的华商城同步建成。

    不过,曹沫的用心,董成鹏、郭建成他们是不会理解的。

    在他们眼里,曹沫就是利用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的地位,对华茂进行不断的压榨,迫使他们知难而退;而黄鹤斌看到曹沫势大,已经像条狗似的舔过去,完全忘了是在华茂的推荐下,他才得以重返德古拉摩的。

    董成鹏初来乍到,也不可能跟黄鹤斌争吵什么。

    而黄鹤斌所提的这一切,他也没有权力做什么决定,还需要知会韩少荣,看韩少荣如何最终决策。

    次日,董成鹏马不停蹄的赶往卡特罗,在与梁远及卡特罗钢铁厂的管理团队见过面之后,又在梁远、郭建的陪同下动身赶往勃索。

    从德古拉摩到奥约州首府卡特罗,路况相对较好,董成鹏已经觉得颠得慌,但乘越野车进入从卡特罗到勃索这段被重载矿车碾压得面目全非的公路,才算是对非洲落后的基础设施建设有了真正深刻的认识。

    赶到勃索后下车就蹲路边大吐狂吐的董成鹏脸色惨白,才算明白将铁矿从勃索送到卡特罗钢铁厂的炼炉,运输成本为何如此之高了。

    负责参与勃索铁矿收购谈判的莱恩.福蒂斯,与莱基矿业的谈判小组,此时也在勃索。

    “Mr.董总,脸色很差啊,怎么了,到非洲后身体不舒服吗?”莱恩.福蒂斯关切的看着脸色惨白的董成鹏,他现在就指望手里这摊子能快速推进,可不想华茂新上任的代表在这个节骨眼上病倒了。

    “路上有点颠……”董成鹏这些年都没有怎么出过国,英语口语有些差劲,但好歹能愣愣巴巴的对话。

    现在就莱基矿业收购勃索铁矿,与卡特罗钢铁厂署长协的事,各方基本达成一致。

    在斯特金与曹沫的合作关系公开后,情知受到戏弄的巴迪奈.小赛维义震怒之余,也答应帮忙协调卡特罗钢铁厂与芒巴铁矿解约的事宜;而埃文思基金会的理事会成员也都达成一致,只要华茂与新钢联参与,同意莱基矿业尽快推动勃索-卡特罗铁路的建设。

    这也是莱恩.福蒂斯催促梁远、郭建,尽快将董成鹏带到勃索来会面的原因。

    勃索-卡特罗铁路建成之后,每年的运输量越接近设计规模,不仅平摊下去的运输成本越低廉,铁路自身也能越快的收回投资。

    卡特罗钢铁厂目前设计产能仅八十万吨,对应一百三十万到一百五十万吨的精铁矿需求,而一条慢速货运专用铁路的年运输规模通常要两三千万吨才能满负荷。

    卡特罗钢铁厂的年产能需要提升到两百万吨,而勃索铁矿的精铁矿年产量需要提升到三百五十万吨以上,才能确保勃索-卡特罗铁路初步发挥出应有的经济价值来。

    这也是卡特罗钢铁厂、勃索铁矿在二十多年前刚着手进行开发时,就有的规划,却足足停滞了二十多年没有推进下去。

    莱恩.福蒂斯现在就是要推动重拾这一方案,从而使得勃索铁矿-卡特罗钢铁厂这一钢铁工业复合体,在奥约州一举拥有跟天悦系同等的地位。

    当然,相比较之前只需要签一份长期供货协议就能叫卡特罗钢铁厂先运营起来,新的方案则需要各方总计增加十二亿美元的投资。

    坐下来听莱恩.福蒂斯说起新的方案,董成鹏就觉得脑袋隐隐作疼。

    昨天见到黄鹤斌,华茂就面临要往弗尔科夫石化集团新增七千五百万美元投资的局面,董成鹏知道韩少荣这段时间的心情不是很好,昨天夜里通电话时,暂时没有提弗尔科夫石化集团增资的事情。

    他没想到今天马不停蹄的跑勃索来,还有一个更大的坑,等着华茂往里跳。

    为了说服余晋杰及新钢联的其他股东同意先签署长协,就费了一番劲,听说新钢联管理层内部差点闹翻,而现在这么快就要推动更大规模的投资,新钢联那边怎么可能闭着眼睛跟进?

    埃文思基金会在乌桑河铜金矿这事被曹沫摆了一道,而随着天悦系在几内亚湾的根基越来越深厚,他们必然会在更多的领域产生利益上的剧烈冲突。

    埃文思基金会现在就想着要从多方面打压、限制天悦系在几内亚湾的发展跟影响力,除了前仇,更是为今后未雨绸缪。

    而韩少荣与曹家的私人恩怨,更是直接决定了华茂与天悦不死不休的矛盾。

    不过,新钢联有必要拿出宝贵的现金流,加重在非洲的押注吗?

    新钢联最初愿意投资卡特罗钢铁厂,看重的还是芒巴铁矿,希望有朝一日能将芒巴所产的精铁矿,通过巨型矿砂船运回到新钢联在国内的钢厂,摆脱目前国际铁矿石供应受三大矿企巨头控制的阴影。

    他们现在同意暂时解除跟芒巴铁矿的合作,跟勃索铁矿签署长协,新钢联已经违背了初衷——不要说新钢联董事会了,新钢联管理层内部对长协也是抵触的,很难想象他们会支持新的方案。

    倘若新钢联拒绝追加投资,他们还想强行推动新方案,唯一可行的,就是华茂与埃文思基金会两家分摊这笔巨额投资。

    董成鹏很怀疑韩少荣会因为跟曹家的恩怨,再在非洲追加这样的重注!

    “怎么,Mr.董觉得新方案不可行吗?”莱恩.福蒂斯盯着董成鹏锁起来的眉头,问道。

    “也不能说不可行……”董成鹏口语有些差,表现得就更迟疑。

    卡奈姆以及整个几内亚湾区域,有着丰厚的石油收入,但工业基础太差,对初级工业品的需求相当旺盛,供需缺口大,也致使相当行业的利润率非常的丰厚诱人。

    科奈罗水泥在短短几年内快速崛起,就是鲜活得令人想自插双眼的例子。

    因为合并案涉及好几十个大大小小的投资人,最终的方案压根就不算是什么秘密,郭建还不算太无能,还是将西非联合水泥的合并条款大体搞清楚。

    短短五年时间,曹沫个人独资持有的天悦投资,累积从科奈罗水泥分得近两亿美元的红利,这次合并交易,除了保留估值约六亿美元的股权外,还额外从其他投资人手里获得现金加股权资产在内、总计五亿美元的股权转让补偿。

    这就是曹沫短短五年间从几内亚湾水泥市场攫取的天量财富。

    而曹沫缩减对西非联合水泥的股权,却趁机扩大对弗尔科夫石化集团的实际控股,无疑也是看到燃油及初级化工业原料在几内亚湾地区的巨大需求缺口,所以也才会马不停蹄的要在贝宁科托努推动新的精炼厂的建设。

    而哪怕全球经济此时还处于低潮,但从几内亚湾区域的市场测算,作为区域唯一的大型钢企,卡特罗钢铁厂年产能增加到两百万吨,利润空间巨大。

    问题在于新钢联退缩的话,这么一个庞大的工业复合体,谁来掌控?

    董成鹏这些年做产业投资,他心里还是很清楚,一个企业要运营好,运营管理团队的作用太重要的,甚至比行业市场环境更重要。

    曹沫在卡奈姆创造的奇迹,其他人就一定能复制吗?

    说实话,倘若新钢联愿意追加重注,以及新的钢铁工业复合体自始至终由新钢联的团队主导,董成鹏还是倾向华茂可以参与进来,但新钢联要是退缩了,风险就很难控制了。

    董成鹏犯不着去反驳、或者去打击莱恩.福蒂斯、梁远他们对未来的美好憧景,他在勃索铁矿待了两天,再回到德古拉摩时,跟韩少荣通电话,将他到卡奈姆初步了解的情况、莱恩.福蒂斯提出的新方案以及他对新方案的看法,都说给韩少荣知道。

    …………

    …………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

    莱恩.福蒂斯新的方案,要在新钢联、华茂以及埃文思基金会及莱基矿业内部讨论,就不可能阻止消息泄漏出去。

    虽然莱基矿业收购勃索铁矿,与卡特罗钢铁厂签署长协,涉及到勃索-卡特罗铁路的修建问题,但那个是没有什么约束力的远景规划。

    就算各方对几内亚湾钢材市场都有极乐观的预期,差不多也应该等卡特罗钢铁厂稳定运营三四年,将生产、销售体系以及跟地方的关系都稳固下来,才适宜真正的去推进。

    莱恩.福蒂斯新的方案,是立时推动勃索-卡特罗铁路的修建,推动卡特罗钢铁厂二期工程以及勃索铁矿更大规模选矿厂的建设。

    两者完全不是一回事。

    “真期待他们能谈成啊!”勃拉姆说起他顺耳听过来的消息,感慨的说道。

    “……别这么坏!”

    曹沫开玩笑是这么说,但实际上他跟勃拉姆一样,还是特别期待华茂、新钢联跟埃文思基金会能推动这个钢铁工业复合体有声有色的搞起来。

    莱恩.福蒂斯、梁远他们有一个错觉,总以为他是靠着奥约州州长布雷克与西卡家族、菲利希安家以及鲁伯特家族,才得以在科奈罗湖畔、在奥约州一手遮天。

    这其实是埃文思基金会一贯的手段,收买、拉拢当地的权贵政要,对当地的资源进行掠夺式的开发,以此积累巨量的财富。

    他们思维惯性不改,看到布雷克家族、菲利希安家族、西卡跟天悦利益捆绑太深,其他大大小小的酋长家族跟天悦也或多或少有利益上的往来,这注定他们以往简单粗暴的贿赂、收买手段在奥约州已经失效,才迫不及待的想着用新的手段在奥约州分天悦的势。

    事实上,曹沫完全不在意这点。

    埃文思基金会在奥约州的影响力,就算跟天悦平分秋色又如何?

    天悦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在哪个地方一手遮天,以往种种见得了光或见不得的手段、谋算,也只不过是制衡别人,不被别人用市场之外的手段欺负。

    天悦在奥约州根基已经彻底巩固下来,西非联合水泥的合并,影响力更是进一步往卡奈姆政商两界渗透,埃文思基金会这时候联合华茂、新钢联,凭借勃索铁矿-卡特罗钢铁厂这一钢铁工业复合体,在奥约州获得跟天悦相当的影响力,又能如何?

    更务实的说,勃索铁矿-卡特罗钢铁厂这一个工业复合体真能建成,客观上能大幅降低卡奈姆的钢材价格,降低科奈罗新港城以及诸多企业的建设、运营成本。

    另一方面,勃索铁矿-卡特罗钢铁厂这一个大型工业复合体一旦启动建设,就会立即拉动几内亚湾水泥市场的需求,利好西非联合水泥未来几年的收益。

    更关键的还是勃索铁矿-卡特罗钢铁厂这一个工业复合体真要启动建设,特别是勃索-卡特罗铁路的修建,对阿克瓦国内的形势影响将极为深远。

    在赛维义家族的斡旋下,芒巴铁矿应该会很干脆利落的跟卡特罗钢铁厂解约。

    这事对芒巴铁矿的实际影响,其实并不大。

    芒巴所产的精铁矿,主要还是供应西北非、西南非的钢企,但勃索-卡特罗铁路一旦建成,勃索铁矿实际就打通了经德古拉摩港中转出口的瓶劲,对芒巴铁矿构成直接的竞争。

    莱恩福蒂斯、梁远以及埃文思基金会的理事会高层成员忽视这点,又或者说他们心里清楚这会对芒巴铁矿造成怎样影响,但就是无视这点。

    说到底他们从心底认为赛维义家族还是阿克瓦的独裁统治者。

    实际情况早已有所转变了……

    勃拉姆他们期待华茂联合埃文思基金会在勃索铁矿上大作文章,就想着以此去分化、拉拢阿克瓦与芒巴铁矿密切相关的利益方,为他们这边的天平多加一块砝码。

    “我听到的消息,新钢联未必会踏这个坑,”杨德山说道,“远的不说,新钢联派遣进驻卡特罗钢铁厂的运营团队,原计划是将当地员工队伍培养起来后,就留少数几人在这里盯着带团队就可以,其他收入并不是很高的中层管理、工程师,都还是想着回去。然而卡特罗钢铁厂到今天还没能成功运转,甚至还出现中方员工被矿工殴打、威胁的事件,领事馆前天组织的中企职工代表座谈会,他们就不断往外倒怨气……而长期以来,新钢联的发展重心都在国内,近两年还计划在崇海建设一座精品钢生产基地——没有新钢联的参与,他们似乎有些玩不转啊!”

    “奶奶的,要是董成鹏、梁远这些龟孙子,知道我们这么替他们操心,他们会怎么想啊?算了,我们也别替他们发愁了,他们能玩出什么花样,我们且看着,关键还是先做好我们自己的事,”曹沫拍拍屁股站起来,说道,“我回国歇几天,也许能有机会探探新钢联、华茂的口风……”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