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寝室美狼

正文 完篇(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麽要这麽做,不过有个字倒可以让读者明白原因。

    那就是方於希和韩奇喊那两个陌生男人时的用语────爸

    爸你们怎麽来了方於希挡在两位长辈面前,拉起一个笑容,试图想要将两人的注意力转过一边,然而凤眼底是遮不住的震惊和恐惧。

    他从没想过父亲居然会来

    当他看见父亲从车上下来的那一刻时,他有种世界就要崩溃的感觉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

    他这一次来这里本就没有通知父亲,从小到大,这是他第一次这麽忤逆,可是现在父亲正站在他的面前,这就说明父亲只有两个目的而来

    一、抓他回去,二、找敏绫的麻烦

    但是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想要

    方雷垂下眼,那双眼睛没有凤眼优美的弧度,但已到中年的脸上,依旧有著俊美的痕迹,鼻子、嘴方於希似乎遗传到的就是来自於他父亲的这些五官。

    只不过,方雷做为一个中年男人,有著的是方於希这些少年,所没有的成熟与稳重。

    让开。冷冷的声音,方雷看著一脸惨白的儿子,却没有一丁点的爱怜,冰冷的目光里聚上了点点的怒气。是的,他生气,为这个儿子居然背著他私自跑出来而生气,而这也说明,他的家教还是有那麽不成功啊

    爸,您您不是在渡假吗一边的韩奇干笑了笑,张著头挡住老爸想要望向霍敏绫的目光,故意关心地询问道。

    哼你还会关心你老爸韩靖扬拉高了声音,一张和儿子神似的脸夸张地扭在了一起,气喘喘地狠狠瞪了瞪那个恨铁不成钢的结晶。

    呵呵呵爸您这是在说什麽呢我是您儿子啊,当然会关心你了是吧韩奇拉住韩靖扬的手,一脸让人皮乱掉的媚笑著,长手勤快地捏揉著老爸的肩膀,小心翼翼地讨好著他的父亲大人。

    呸臭小子你还好意思说你说说从小到大你哪次让我省过心不是打架就是闹事滥交就滥交了,还男女通吃你这臭小子真是会被你给气死哪还说关心我每次我过生日就没见你送过东西给我韩靖扬看著眼前那张委委屈屈的脸,真想一巴掌给拍了下来往日气死人的场景又在脑中重现起来,每想一件事就气得他想死啊天啊他韩靖扬做错什麽居然生出这个除了长得好没点优点的儿子呢 第几次被这麽说了

    这您看,我们家又不缺东西,我这不是想不出送您什麽嘛撅起嘴,韩奇可怜兮兮地看著自己的父亲,脸上的笑容扭曲得怪异。

    哼少拿什麽借口来推脱你就算捡草给我我也高兴啊韩老爷子呱一声就给了韩奇一爆栗子,一张脸臭得比厕所里的水还臭,看著自己这个不肖的儿子。

    靖扬,我们是来有事做的看著老朋友就这样被儿子给转走了注意力,一旁的方雷赶忙出声拉回了韩靖扬的注意力,提示他们还有正事要做呢。

    啊,哦。猛然回过神来,发现自己被儿子这麽一搅,居然忘了他们是来做事的,韩靖扬气恼地瞪了一眼一脸郁闷的韩奇,站起身,就要越过这个臭小子。

    爸

    爸

    二少惊慌失措地拉住各自的父亲,两张俊脸上泌出了淡淡的汗珠。

    你们干什麽被拦在身後的霍敏绫看著眼前推推攮攮的四人,一脸的莫名其妙。

    有客人来就应该要招待呀拉开二少,霍敏绫淡淡地说道,看著跟前的两位陌生伯伯,虽然不太喜欢跟陌生人待在一起,但起码的礼貌他还是懂的。拉过了散落在四处的竹椅,霍敏绫摆好在桌旁,看向了方雷和韩靖扬。

    方伯伯,韩伯伯请坐。礼貌地低了低头,霍敏绫熟练地拿过桌上还热腾的茶壶,在二少诧异的眼神中为方雷和韩靖扬倒了一杯茶。

    礼貌的举止,让方雷和韩靖扬也挑不出什麽话来多话,静静地坐下,倒也客气地接过霍敏绫递过的茶。

    敏绫看著在身边坐下的霍敏绫,方於希担心地唤了一声,眼睛深深地盯著那许久不见了的平凡小脸,想要从那小脸上看出有什麽不健康的神色否,免得不发现了,以後会熬成大病就不好了。

    小四眼。拉了拉霍敏绫的衣角,韩奇急得不得了,不顾老爸来的警告目光,低过头,凑到小家夥耳旁,暗示地喊了喊。

    霍敏绫没有理两个人,只是径直坐下,小眼垂著,目光留恋地扫过桌上平摆的参考书。

    只是轻轻一扫,却又像著了魔似的,整个心思都被吸了进去,沈浸在一片书海里。

    开始进入两耳不闻窗外事的状态

    你们要麽出去,要麽就留下来别说话。方雷果然还是有权威,两句话就让二人乖乖闭上了嘴,看来方於希的领袖气质也是得自他的基因吧。

    眼睛一抬,方雷看向了调查中,那个所谓勾引他儿子的人

    一张普通得无奇的小脸,除了没有歪眼斜鼻外,方雷也实在在那张面孔上找得出什麽闪光点来,这样他就更好奇了,这个少年究竟有什麽魅力居然能让自己的儿子忤逆到这种程度一个有家教有修养的大少爷,不吭一语地就跟著他来到这个乡下地方

    感到腰部被人使劲捅了捅,霍敏绫回过神,好奇地低头一看,再莫名其妙地扫了一眼捅他的方大会长,顺著他的目光转过头,才发现那个方伯伯正虎视眈眈地看著自己。

    古文参考书

    霍敏绫一愣,脑里不自主地又回到了他的参考书词汇大全,古味颇浓的方雷就这样被自己的儿媳 儿婿给拿到了霍敏绫参考书交际大全里的一个位置。

    那我就不多说废话了,不介意我称呼你为敏绫吧方雷微微睨了一眼霍敏绫,戴著钻戒的手指轻轻敲打著空心的竹桌,无规则地在上面画了个图形。

    恩,不介意。霍敏绫动了动唇,才怯怯地吐出这几个字。

    敏绫,你应该知道我们来的目的吧身子往後一仰,方雷坐了直,一双利眼牢又不牢的地审视著霍敏绫,像是在商量,语气却冷得透心。

    不知道。霍敏绫呆愣地看著两个伯伯,诚实地回答道。

    这一回答,让二位爷子都不约而同地脸闷了一闷,看著那呆呆的样子不像是撒谎,才又继续说道。

    就是来叫你离开我们的儿子。韩靖扬扫了一眼对面的韩奇,眼里满是责备。韩奇一看,急忙把眼别到了霍敏绫那边,注视著那优美的颈线。

    霍敏绫动了动嘴,小眼看著两位伯伯那坚决而冷酷的神情,不知又陷入了什麽沈思,贝齿一张,忽然吐口:这个答案应该是1800

    恩─_─

    在场气氛相紧的四人一排黑线齐齐刷到後脑勺上

    呃还没反应过来,就听到霍敏绫又开口说了话,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不对哦,这个答案应该是3600吧咦,唔,还是要再好好算下

    话一说完,霍敏绫就伏下身,拿起桌上的笔,眉头蹙蹙地在桌上的稿纸上紧急地计算著,完全把身旁还有人这档事给忘得一干二净了

    惨

    方於希和韩奇大汗

    霍敏绫的爱书成狂症还不会又发作了吧

    在这个时候

    ─_─这个是究竟怎麽了

    两位老爹子脸一抽,看著正埋头苦算的霍同学,一脸的惊诧和不解。

    这个孩子刚刚好好的却忽然蹦出一句怪话,然後紧接著是在那里写什麽

    0著嘴,两爷子指著那拼命算著主题的霍敏绫,第一次在人前那麽的失态

    呵呵呵呃,爸,这个敏绫他又犯毛病了就是就是很喜欢看书这样子了方大少难得地也露出这麽尴尬的表情,干笑著,心惊胆战地边看著自己的父亲边解释道。哼,管他了,他本来就是被霍敏绫这个毛病吸引住了,那麽可爱的毛病,真是让人怀念

    嘴角拉起一个笑容,方少斜过眼,悄悄偷看了下霍敏绫那专注的神情,笑意愈来愈大。

    对对对,就是很喜欢看书韩奇也强笑著跟著点头,放在膝上的手不自觉就上了霍敏绫的腰,搂了一搂,柔韧的触感,让他是多麽想念

    哎呀,这个臭小子,越来越好抱了

    唇边蕴著笑,韩大少狭促地看向霍敏绫,看的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了。

    臭小子小心你的眼珠子对面的韩靖扬看著自己儿子盯著人家的那个熊样反地扭起了嘴,一脸震惊,怎麽他就没见过这小子这麽色眯眯的表情哎呀呀呀真是丢死他老脸了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是他老豆遗传给的呢

    恩啊韩奇被这怒吼吓得立即回过神来,撑著下巴的手慌乱地就上自己的眼,待到自己的眼珠子还好好地镶在眼里时,才明白是韩靖扬在开他玩笑,长眼一眯,气恼地也给了自己父亲一个白眼。

    方於希方雷闭上眼,忍著额上慢慢突起的青筋,冷硬地吼道。

    啊什麽方於希一个哆嗦,凤眼慌乱地转向了似乎很不爽的父亲,一颗心提上了脖子眼。而垂在腰边的手正努力地掰著韩奇架在霍敏绫腰上的爪子。

    你看看你现在像什麽样子亏你还是大少爷真是丢我们方家的脸方雷忽然重拍了下竹桌,一直轻轻开著的眼睛圆瞪得可怕,那两腮气得都抖了起来,喘著气的颈上,滑入衣中的青筋,让原本还心情不错的方於希一下又垂下了眉头。

    爸这有什麽我是大少爷,可我也是人啊我喜欢敏绫,那又怎麽样方於希深吸口气,猛地站了起身,鼓起勇气看著自己的父亲。

    怎麽样碰的一声,可怜的竹桌又被方雷狠狠拍了一记,同样站起身,方雷看著居然敢这麽大声对自己吼的儿子,脸上泛起一丝冷笑。

    然而说了这句後,方雷却再没有了下文。

    是啊,会怎麽样一旁的韩靖扬也为老朋友的举动感到不解,张著嘴,好奇地看著方雷,想要听听他的解释。

    这个家夥拆他的台

    方雷干郁闷地别了还一脸迷惑的韩靖扬,他哪里知道会怎麽样

    其实其实他也不是很想多管儿子的事的,本来还以为是什麽只看钱的狐狸迷掉了儿子,没想到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小男孩

    看到霍敏绫满有礼貌又很乖的,方雷原来铁硬的心一下就软了下来,虽然是长得没有什麽好看的但那双眼睛还有那种淳朴和安详的气息怎麽会忽然让他想起了某个人

    疑惑而惊诧地端详著霍敏绫那垂下的脸廓,方雷的眼神飘忽不定,那捉不透的神情,令方於希警惕地欺身护住了他的小家夥。

    咦靖扬你说这个孩子是不是很像一个人呢方雷思索了良久,忽然拍了下韩靖扬的肩,指向了霍敏绫。

    恩正和儿子用眼神对骂的韩靖扬一愣,也跟著方雷的手指指了过去,刚才一近来他就没正眼看过霍敏绫,这回仔细一看再加上方雷的话,暮然觉得那张平凡的小脸似曾相识

    咦是啊他韩靖扬诧异地睁大了眼睛,食指抬起,指著霍敏绫的那张脸,不稳地抖动了起来,嘴一张,正想要说什麽,竹门却在这时被人鲁地一脚踹了开

    x的谁敢欺负我孙子 霍老爷子没形象地大开著脚,两手叉著腰,凶神恶煞地闯了进来。

    还没站稳,冲上脸的怒火就被两道诧异的喊声吓得一下没了影

    师父

    师父

    方雷和韩靖扬几乎是同时跳了起来,两张稳重的脸在今天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现出夸张的表情了,两只指著霍敏绫的手改指向了霍振源,激动地模样令二少惊讶不已,更让他们下巴掉断的是老爸对霍老爷子的称呼──虾米师父

    恩─_─霍振源一下愣在了原地,还未回神地看著那两个兴奋得要死的中年男人向他扑来。

    师父太好了徒儿想死您了一把野蛮地抓过我们年寿已高的霍老爷子,两人搂著这位依然健壮的老人,激动地不断师父师父这样喊著

    啊啊你们是小雷和靖扬被抱得回过神的霍老爷子挣开两人的怀抱,惊讶地看著那两张有点面熟的脸孔,端详了一阵,才终於认出这两个人──他的大徒弟和二徒弟

    钦 虾米

    二少0著嘴,掉到地上的下巴还继续呆著,四只眼睛已经没了焦距地看著那激动相拥的三个人

    什什麽他们的爸爸是敏绫爷爷的徒弟敏绫的爷爷是他们父亲的师父这这太太太戏剧化了一点吧怎麽可能有这麽巧的事

    而被这接二连三的吵闹声吵醒的霍敏绫不满地抬起头,小眼一转,迷茫地看著自己的爷爷正在和方伯伯和韩伯伯谈天著

    恩出了什麽事

    看著眼前奇怪的情景,实在懒得想,垂下眼,霍敏绫又看向了自己的书

    算了,他还是继续看书吧

    而在门口站著的三人越聊越来劲,最後居然潸然泪下

    大概是记起以往什麽伤心的事了吧

    当二少等得快要睡掉时,三个人才终於移向了竹桌。

    这麽说敏绫是三师弟的儿子方雷的震惊不小,难怪他觉得霍敏绫眼熟了,原来

    恩。霍振源轻点了点头,心疼地看向了那埋首奋笔的孙子。

    难怪觉得眼熟啊韩靖扬也点了点头,再转过身,看了看霍敏绫,越看越觉得像那个人,原来居然是他的儿子

    师父啊,怎麽您不在原来的地方住了呢我和靖扬有去找过您,却找也找不到。为什麽要搬走了呢那里不好吗方雷扶下霍振源,疑惑地问道。

    是啊,师父,这些年来我们一直在找你的消息韩靖扬点了点头,贴心地为霍振源捶上了肩。

    呵自从敏绫他吧和他妈出事後我就搬走了每次坐在那里,总是睹物思人啊不免伤心一番这样子,还不如趁早离开那伤心之地霍振源苦笑了声,摇了摇头。双目深深看向小小就成为孤儿的孙子,眼里满是内疚。

    方雷和韩靖扬也跟著看向霍敏绫,不免也哀哀叹了口气。

    眼光忽然扫到还惊讶看著他们的二少,二人眉头一竖,眼里对霍敏绫的爱怜一下变冷了下来。 小霍得宠咯~~

    好了,大人说话小孩子不要在旁边听,带著呃敏绫,进里屋去冷冷地下著呵斥令,整句话只有读到敏绫两个字时才温柔下来,还没等二少抗议,就一人拎了自己的儿子,丢到了里屋去,而霍敏绫嘛既然是被二少抱著,那还不就也跟著被丢进去咯~~~

    怎麽亲生的和非亲生的忽然这麽多差别,虽然对父亲这样的偏心感到不满,但一想到既然是隔离那麽不就这样就意味著终於能和小家夥共处一室了

    被丢到里屋里还满肚子气的二少表情忽然一变,看著那也被丢进来趴在身边的霍敏绫,猛然觉得这绝对是一个好好好好天大天大的好机会

    他们可以和敏绫解释了

    而趴在地上的霍敏绫也从沈溺在书中的迷蒙状态中醒过了神,慢慢地爬了起来,淡淡地扫视著里屋,边揉著还没完全清醒的眼睛。

    身边忽然传来温热的气息,霍敏绫一抬头,眼角的余光顿时瞄到了正卧坐在身边的两个人,还有那两张深情得让他郁闷的俊脸

    怎麽办

    敏绫方於希垂下眼,低低唤了一声,想要抓住那放在地上的手,怎奈指尖才刚刚触到那小细的手指,就眼睁睁地看著小家夥一个激灵收了回去。

    霍敏绫睁著双眼,呆愣地看著一脸伤心的方大会长,在怀中搓了搓那被碰到的手,身子往後挪了挪去。

    喂臭小子额头上忽然被人狠狠一戳,霍敏绫一愣,下一秒就被人捏住了两腮。口腔内的内壁一压,赤辣辣地痛。

    干嘛一副见了我们就像见了狼似的样子啊好象我们会对你做什麽事情似的韩奇盘腿坐在地上,拉扯著那薄薄的小脸,气恼地发著怨。看著现在对他们如此回避和冷淡的霍敏绫,韩奇既是後悔又是惭愧,但想想这也不是办法啊,难道就任由霍敏绫这样一直不理他们吗那可不行

    那本来就做过什麽事嘛

    霍敏绫拉开韩奇那只摧残著他脸部的狼爪,无语地想著。

    身边有狼,那还怎麽能呆得下去呢,霍敏绫一个迅速坐起,连衣上的灰尘都没拍,就想在两只绿光闪闪的狼眼下跑出里屋。

    哼怎麽可能

    他快两只狼比他更快,两个人急忙跟著半直起身,长臂往前一捞,勾住了那细实的小腰,毫无预防的霍敏绫脚底一个不稳,当然顺理成章地就往後倒去。

    啊敏绫看著小家夥就要跌倒,身後的二少当然是吓得不轻,赶忙站起身,双手大张地对准了那倒下的身躯,一个猛击,三个人重重地就又倒在了地上。

    二少自然是做了霍敏绫的垫,倒在那两个熟悉的怀抱里,残缺的记忆让霍敏绫燃起点点的恐惧,那一夜的交缠和结合,如走马灯,一个片段一个片段地在回放著,让他不自觉又慌乱了,撑著手想要从二少的身上坐起,霍敏绫一直垂著头,不发一语。

    敏绫忍著身上的疼痛,看到霍敏绫又要走,二少居然默契地同时仰起身,一人一边拉住了霍敏绫的手,然後以讯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霍敏绫一翻,将他压在身下,而那两只手嘛,当然是拉到了头上,手腕对著手腕扣起,免得来个霍家拳,那他们还不死翘翘了~~~

    对了,还有那双脚 来个霍家脚,他们也别想活了

    想著,长腿一跨,每人分到一只扣在了脚下。

    就这样,可怜的小家夥被二人每人瓜分了一边,牢牢压在了地上。

    唔这样被人压住不能动,霍敏绫当然不满地往上怒视而去,这一看却赫然发现那两张好看得让人著迷的俊脸正在上空紧密地包裹著他,淡淡的热气,萦绕在被二少围成的小小空间里,吹拂在霍敏绫的脸上。

    敏绫,你先听我们解释好不好不要走如果如果你觉得不能接受那你再走好吗但是我不想你不接受我你听我说好吗方於希看著身下别过脸的霍敏绫焦急地说著,越说却越语无伦次。

    小四眼,好,听我说,我为那天的事道歉,但我们不是有意的只是,只是因为那天你中了药,我们也不知道该怎麽做,所以所以就顺理成章了对不起我知道你不理我们是因为我们对你造成的伤害你相信我们好不好韩奇的表情带著点淡淡的哀愁,那双深邃的眸子里满是一种真诚的愧疚,还有一种霍敏绫不懂的深深的感情

    还没等他从对韩奇那番话的思索里醒悟过来,一道好听却忽然多了沙哑的男声,又接著在他的耳边响起

    敏绫,你知道吗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把你拉到怀里,你呢却对我这样的举动毫无反应哦那时候,我还以为我对你不过就是学生与会长之间既联系又没有交集的感觉後来呢我想了很多次,也明白了很多次,原来从那时候开始我已经动了心了方於希自顾自地说著,说到一半,忽然低头一笑,既而勇气般地看向霍敏绫,所以那晚我才会要了你啊敏绫,我明白你一直因为那晚的事而对我们回这样子是我们错了,不顾你的感受,趁人之危但那时候一看到你的样子,我我就该死的不能控制自己了知道吗如果我们只是和你是朋友的话就算再怎样我们那晚也不会要了你的可是因为我对你心动了,我喜欢你敏绫我好喜欢喜欢你我喜欢霍敏绫方於希喜欢霍敏绫所以他才想要照顾他一辈子抑扬顿挫的的声音到最後却忽然轻柔了下来,淡淡的沙哑,一个头颅埋入了霍敏绫的颈间,轻轻的呼吸著。

    照顾一辈子

    受震惊最大的应该是这个受表白人吧,霍敏绫斜望著颈边的半边脸,小脑袋瓜子乱哄哄地一片,照顾这个不是丈夫对妻子说的吗为什麽咦

    虽然百思不得其解,但不可否认的是,他的心脏竟然因为这一大串那麽直接那麽真情的表白而跳动得急速好象怎麽好象会开心

    耳头一红,霍敏绫咬住下唇,想要把那已经浮上嘴角的笑容咬回去,小眼却垂下,开始思考著他该怎麽办这样突如其来的表白,真的让他没了主意

    哼别走神还有本少爷呢鼻尖上忽然被人一刮,霍敏绫一顿,迷惑地转过头,慢慢地看著另一边的韩奇,逆著光线,那张好看的脸一半都隐入了淡淡的黑暗中,但却还可以看见那带著暧昧笑容的迷人唇线。

    小四眼,你给本少爷听好了哦沙哑而低沈的声音越来夜近地靠到了自己的耳边,磁而带著挑逗,韩奇微笑地贴近了那可爱的小家夥,眸里闪著一种戏谑,但却难得认真的光彩,我呢,是不像姓方的那麽会说了,我只想告诉你,本少爷啊,喜欢你

    听身旁的人对自己说是听得多了,但自己说却是第一次,最後三个字的表白,让韩奇窘得不行,不自在地搅弄著手指,他现在才知道,原来表白是一件这麽累的事情,特别是等待回复时他的心跳得好快,啊,好象快要破裂了呼气吸气放松啊

    小小的里屋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霍敏绫因为手被扣到头顶,并且被两人压著,所以暂时动不了身,而告白完後的两位大少爷则侧著身,各自将头埋在和霍敏绫之间的空隙里,每人还剩下的一只手正轻轻地搭在霍敏绫的腰上,上下交缠著,手臂下,正渗来温暖的体温和呼吸时缓慢的起伏

    天啊,怎麽还没有声音他快紧张死了

    首先表完白的方於希现在已经是面红耳赤,窝在空隙里,凤眼盯著霍敏绫的那只耳朵,故做轻松搭在小家夥肚子上的手的手心里,已经满是粘粘的汗水,而这麽静,该死的他把自己急促的心跳听得一清二楚如果可以的话他不想再有第二次这样的表白了

    怎麽还不说话难道是是不喜欢吗

    许久听不到霍敏绫说话,韩奇的希望之火渐渐开始摆动,脑海里闪过那伤感的结局,不由得苦笑了下

    认命吧人家只是不喜欢你又没有什麽那麽伤心做什麽

    呜 他就是伤心又怎麽样小四眼你怎麽舍得抛弃本少爷不行你不要沈默啊我不要你拒绝我

    咬咬牙,韩奇还是不想接受这样的结果,长眼委屈地弯著,搭在霍敏绫肚上的手握了握,直想立刻抬开手把这个小家夥抱到回里使劲地蹭他,一直蹭到他答应他为止

    就在韩奇鼓起勇气准备实行他的撒娇计划时,里屋的门忽然被人一拉,三位大人赫然出现在门边。

    啊韩奇惊叫了声,维持著原来的动作,呆呆看著那忽然闯进来的三人。窝在一边的方於希听到响声也跟著抬起了头,一抬头就看到三张目瞪口呆极其震惊的面孔,那红红的脸蛋一下变得白刷刷。而霍敏绫当然不觉得有什麽啦,不过现在他这个姿势,多多少少让他还是有点不舒服。

    啊你们该不会想强攻小绫吧霍老爷子最快回过神,看著地上那姿势暧昧的三人,手指指著正中间被压在下面的自己的孙子,将自己最先想到的结论一下说了出来。

    恩

    呃

    意识到现在的姿势确实太过暧昧,还在呆愣中的二少急忙松开了身下的霍敏绫,各自坐到了一边,整理著狼狈的模样。

    终於被松了开,中间的霍敏绫慢慢地坐了起来,搓了搓被抓得生疼的手腕,再撑著地板站起了身。

    爷爷,方伯伯,韩伯伯,我先走了。淡漠的表情,礼貌地向三位长辈行了个礼,霍敏绫匆匆就离开了屋子,留下二少留恋和不舍地望著他的身影发痴。

    你们两个臭小子刚才想干什麽一看到霍敏绫离开了屋子,霍振源立即回过头,怒视著还伸著脖子不断望著门外的二少。

    啊

    两个人同时被吓了回神,尴尬地看著一副不说实话就不放过他们两个老头子和一个老老头子

    窗外的天气冷而压抑,离那天的告白事件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霍敏绫却依然没有什麽变化。

    从那中旬,一直到了这一年的最後一天,大年三十。霍敏绫的话更少了,有时候总是静静地看著某一处,发著呆,但就是不理二少。二少为次一直黯然沈闷著。

    厨房里,所有人都忙得个里朝天,元姨做为总厨长,自然是比其他人要忙得更加多,别看她只是指手画脚,只是指手画脚一完,又得急匆匆地去捣弄自己分到的工作。

    这一年的三十晚有点特别,因为多了四个人──方雷、韩靖扬以及他们的儿子。

    方雷和韩靖扬决定要留下来的原因是,反正家里也没什麽人,过也过得冷清,既然如此,何不留下来陪师父过一大群人的过年热闹、有气氛,那不是很好吗

    也就是从那时起,元华才知道方於希和韩奇的母亲已经先後过世了没想到,这两位大少爷竟然是单亲家庭,虽然不像小绫那样失去双亲,但终究也是令人伤感啊

    恩那个小希小奇正埋头干活的元华忽然一喊,让在厨房里想帮忙又不上手的二少一下来了神,屁颠颠地赶忙凑了上去。

    元姨,你有什麽事尽管吩咐吧。二人多日来的委靡总算是有了点活力,因为方雷和韩靖扬实在看不过两个人在那里呆呆痴痴伤心欲绝的样子,才叫他们跟著元华来厨房帮忙,结果一到厨房从没下过厨的大少爷哪里知道做什麽,只得郁闷地站在一旁,什麽事也做不了。

    啊,你们啊,去房里帮我把小绫叫来快元华急急地说完,命令一吩咐,让原本还跃跃欲试的二少立即蔫了下来。

    这元姨,能不能换个别的差事方於希小心地开了口,脸上的神色颇为为难,当然了,这几天来霍敏绫避而不见冷冷淡淡地态度,令他也不好再去惹他的小家夥了,免得更是节外生枝。

    恩为什麽怎麽不好吗你们不是一直很想见小绫吗元华一愣,转头看向二少,暧昧地笑了笑。

    啊,元姨啊我们是很想见他啦,可是小绫不想见我们哪我们一去他就躲起来,要嘛就不让我们进去那你叫我们怎麽办韩奇委屈地话到,薄唇一撅,满脸的伤心和失落。

    元华看著二少那为难和痛心的表情,也不禁收起了笑容,无奈地叹了口气。

    唉,小绫也真是的怎麽这样对待人就像以前咦

    暮地好象想起什麽,元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急速地在脑中回想著一件事,过了一会儿,脸上又忽然放开笑容。

    没关系,没关系你们呀听元姨的话,去找小绫吧。就说元姨找他,他敢不听话吗元华笑得温和,从口气来看,似乎这回是一定要二少去找霍敏绫不可了。

    可方於希抬起眼看著元华,依旧带著深深的担心。真的可以吗

    恩不听元姨的话吗你们在这里过年啊,就要听元姨的,另外呢,元姨是从小看著小陵长大的,你们怎麽比我了解小绫呢元姨叫你们去你们就去吧我想啊,其实小绫也是喜欢你们的吧元华笑得意味深长,浑浑听著的二少一听到最後那句,暗淡的眼睛登时一亮,惊喜地看向了元华。

    元姨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敏绫喜欢我们两个人急忙拉住元华的衣襟,满脸光彩地问到。两张俊脸上所含的喜悦是这麽多天来从未见过的。

    你们啊再不去他就不喜欢你们咯元华难得地调侃道,听到她这麽一说,二少立即嘿嘿一笑,道了别,兴高采烈地就要离开厨房。

    哎,等一下元华忽然又出口拦下二少,看到两张迷惑的面庞,元华甜笑道,你们啊,记得要多哄一下小绫,他吃这套的

    话一说完,就抿著唇,转身继续忙活去了。

    听到元华的好心指引,二少相视一笑,心照不宣地转身离去。

    匆匆赶到那间房间,开心地敲著门,里面却依旧没有动静。

    敏绫脸上的笑容卸下,门外的二少一顿,那颗刚刚放下的心又悬了起来。怎麽会

    敏绫你开门好不好那个我们不是要来缠你是是元姨叫我们来叫你的方於希低著声音无力地道,那种一下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滋味,真是让他想哭了出来。

    小四眼拍了拍门,韩奇试著再叫了一次,门板却依然纹风未动。

    这

    元姨叫我去细细而怯怯地声音响起,那日思夜想的音调,令门外的二少心一下子给丢到了万米高空上,那刺激而惊喜得不得了。

    敏绫你在哪著急地遍寻著声音的来源,无头苍蝇般的一转,赫然发现那朝思慕想的人,正站在身後的楼梯上,睁著清澈的双眼,迷茫地望著他们。

    敏绫见到那一刹那的惊喜简直无法言喻,那麽多天未见到的人忽然出现在身边,那种激动,令二少立马就想跑到南极去,游上他几个来回。

    急匆匆地走过去,然而脚尖刚踏到一格木板,却又迟疑地停下了,两个人都有顾虑,顾虑著霍敏绫会不会还是那麽排斥他们

    恩是的。两手不自在地交缠在腹前,方於希张开嘴,牙齿紧咬,直盯著霍敏绫,却又不赶上前。

    她元姨说有事找你在厨房韩奇更是急得只跺脚,明明人就近在咫尺,却保持著两步的距离,想上前却又不能上前,真是煎熬啊~~~

    哦。霍敏绫轻轻点点头,看著上边那两个人木愣愣地站著,像个木桩一样僵硬的样子,小眼内闪过一丝好奇,明明他们好象想走下来,却又一直死命站在那里怎麽回事

    难道说是他挡到他们了

    偏头想著,霍敏绫看了看自己的脚下,然後乖乖地从上面褪了下来,转身就要往厨房走去

    敏绫还站在楼梯上的二少当然不想他走了,一个情急,立即从半米高的楼梯上跳下,往前追了几步,当看到霍敏绫转过头来时,却又在两三步的距离处停了下来。

    那那个唔,你你还生气吗韩奇紧张地搓著手,双眼慌张地瞟向各处,一副窘迫的模样。

    一下子,原本还自然的气氛因为这个问题,又变得紧张和沈默下来。

    竹林沙沙,好象在演奏著优美的小曲

    如果我说我还生气呢你们会怎麽做霍敏绫看著三人,忽然慢吞吞地开了口道。

    恩二少当然是一愣了,不仅是因为霍敏绫这次说了个这麽长的句子,还因为他居然会说假设句

    那就哄你哄到开心。没有拖泥带水,二少居然异口同声地同时回答了这个问题,那斩钉截铁的态度,令霍敏绫微微一顿,小眼里不知含著什麽光彩。

    那如果我说我不生气了呢霍敏绫的问题还没有结束,细瘦的身躯直直地站著,平淡的面容,眼睛自然地眨著,静静地等待二人的答案。

    那就吻你。韩大少当然是答得最快了,脑里还没想清楚,话已经脱口而出,虽然招来方於希的一记责视,但却没有见他反对这个方法。

    霍敏绫愣了愣,忽然一笑。

    本来我是想说我不生气了的但是你们既然这样说唔

    後面那一句肯定是那我就继续生气下去了吧这个咯,所以这两个人哪里还给霍敏绫再说出来的机会,还没等霍敏绫说出下面的句子,就被两个人推到了後面的树上,然後两个深深的吻点,分别轻落在了他的脸颊上。

    敏绫,我喜欢死你了。方於希捏著那小下巴,在旁边笑得开怀,他真想抱著这个小家夥转个几圈,然後好好的吻过一遍,但是现在还有某个多余的人在那没有办法了

    我一定会好好好好爱你的直到你不爱我的那一天低著头,轻吻著那额上的皮肤,方於希郑重的许下了他一生的承诺对他所爱的人

    哼,小四眼,以後你就由本少爷来保护了。嘿嘿嘿地傻笑了一声,韩奇将头靠在霍敏绫的肩上喜滋滋地宣布著。

    其实人家敏绫比你还厉害

    噢霍敏绫只是轻轻应了声,靠在树上,两眼望著天空,完成了他这几天来想好的结果。

    是的,他喜欢他们,这两个少爷这样全全的付出他又怎麽会感觉不到

    从遇到混混那时,他的心就像方会长说的那样,动了好久好久

    哼,有其父,必有其子啊霍振源坐在走廊上看著不远处那甜蜜相拥的三人,为自己居然没上一脚而气哼哼地将气埋到了身边的两个狼父身上。

    呵呵呵师父你不能这麽否定徒弟的基因吧韩靖扬和方雷干笑几声, ~关键时刻,父亲就变成儿子的挡箭牌了骂不了儿子就骂父亲冤啊~~

    哼谁知道那基因是啥样算了,不理你们,你们快去看看阿元那里弄好了没,我还要看书呢霍振源懒得理这两个徒弟,现在,他手上的书才是最重要的,眼睛轻轻一斜,又立即回到了自己手上的漫画来。

    是,师父。恭恭敬敬地站起身,二人低头应了应,转身就准备往厨房去看看今天的菜色。

    好奇的韩靖扬走了几步,又忽然转过头来看向霍老爷子两眼发光:师父,你看的什麽书啊很好看吗

    当然好看。霍振源斜了一眼徒弟,然後翻过书的封面看了一下,道:哦,这个书啊,叫绝对丽奴。 b~偶汗偶恶搞

    绝对丽奴没听过韩靖扬愣了愣,使劲地挠了挠头,却一点也没有这四个字的印象,想了想,就转过身,追上跟前的方雷,勤学地询问起来。

    黑色的天幕下,相拥的三个人,看绝对丽奴的霍老爷子,形成了一道温馨又独特的场面 ~~霍老爷子是超级电灯泡

    不过,总之,他们的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剩下的一辈子,请各位读者慢慢想象吧呵呵

    ────────我想过最浪漫的事,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

    < type"">

    20:5 创建于

    var   "";

    <>

    < src"http:cpro...js" type""><>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