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戏精王妃

正文 第258章 肖洁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何人?”宁萱雨望着四周大叫道。

    “哈哈!我在这啊,不要脸的。”跟着声音过来一个果核正正地砸在了宁萱雨的脸上。

    宁萱雨气恼地跳脚大喝道“什么人,活腻歪了吗?”

    “没有啊,不要脸的!”说着又飞过来一堆瓜子皮,颗颗甚是有力道,砸在宁萱雨的头上。

    这瓜子皮本身轻飘飘地,不想被她能当做暗器,东方羽料定此人功力不凡。

    他看到狼狈失态的宁萱雨,不觉得偷偷暗笑。

    “姐夫,你竟然笑我,在我姐姐坟前,你竟然还能笑出来,可见你心中根本没有我姐姐。”宁萱雨简直有些口不择言。

    东方羽斥责道“宁萱雨你简直不可理喻。”

    说完骑上马,策马挥鞭走了。

    宁萱雨看看树上,并未发现有任何人,她对着树上大骂道“你是哪里来到贱人,敢坏我好事,有本事出来现身,看本公主不撕碎了你。”

    树叶忽然剧烈地摇动起来,站在树下的宁萱雨瞬间被落叶所包围,她开始还未曾在意,可是忽然她感觉这些落叶都仿佛是一把把的小刀子一般,不是轻飘飘地落在身上,而是力道甚大的削在身上脸上。

    她脸上瞬间出现了许多血痕,身上还好,有衣服遮挡,可是却也很明显地感觉到了疼痛。

    宁萱雨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情,被骇地站在原地不敢动弹。

    “你站那呆够十个时辰,否则活剐了你。”女孩子的声音又从天而降,声音甚是凌厉,容不得半分质疑。

    东方羽骑马站在路口,他在回头望着陵园的方向,心中甚是好奇刚才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女子。

    “喂!你是不是在等我?”东方羽忽然听到头顶上的树上飞下来一个声音。

    一个橘红色衫子的女子翘着脚坐在树枝上,嘴里吃着一个又红又大的果子。

    “你是何人?”东方羽看着树上的女子,善意地问道。

    “本人姓肖,名为洁洁。”女子咬了口果子低头望着脚下的东方羽道。

    “小姐姐?姑娘占我便宜?”东方羽不禁笑了。

    “你很便宜么?多少钱一斤?”肖姑娘瞥了东方羽一眼问道。

    “我不便宜,贵着呢。”东方羽打趣道。

    “巧了,本姑娘坐着呢。”肖姑娘的话使得东方羽不禁哑然失笑,这个女子甚是有趣。

    “刚才谢了!”东方羽向肖姑娘拱手道。

    “为何谢我?她那么讨厌,我只是顺便教训教训她而已。”肖姑娘说着一个纵身从树上跃了下来。

    东方羽的眼前一亮,他面前的女子竟然如此靓丽俊秀,灵气十足。

    头上梳着两个发髻,发髻中间插着一个蛇形的银钗,银钗上两个大大的明珠甚是显眼。

    “你要怎么谢我?说说看。”女子歪着头瞥着东方羽问道。

    “城里的酒楼我来安排请姑娘吃饭可好?”东方羽探寻道。

    “好啊!本姑娘如若吃上瘾了可怎么办?不然你连请三天可好?”肖姑娘眼中带着笑,望着东方羽问道。

    “没问题。”东方羽很豪爽地答道。

    果然东方羽信守承诺,一连三日都到酒楼请这个肖姑娘吃饭,她每次点很多菜,可真正吃的确是很少,每次她都必点一道阳春豆腐卷,东方羽很是好奇“肖姑娘,为何如此爱吃这道豆腐卷呢?”

    “爱吃就是爱吃没有理由的。”肖姑娘吃完最后一口,拍拍手,拿了根牙签剔着牙,对东方羽道“不错不错!很够意思,再会吧!”

    说完就要往外走,东方羽连忙叫道“敢问如何能找到肖姑娘呢?”

    “如何也找不到,有缘自会相会!”肖姑娘说完对东方羽莞尔一笑,飞身从酒楼上跃了下去。

    “哇!”酒楼上吃酒的人惊叹道。

    东方羽趴在栏杆上目光欲寻找这个言行特别的女子,发现竟然没有了踪影。

    “这个女子和韩落西可是有得一拼。”东方羽暗自道。

    此时大启韩府,梵香院启世安正愁眉不展地望着韩落西。

    “落西,我姨母这事为何要来求我,她该去找个媒人,为何要让母后交代给我呢。”

    韩落西皱眉道“启世安,你何时变得如此啰哩巴嗦的,不就是你姨母拜托你给你表妹找个好人家么?有那么难么?你不行交给我。”

    “韩落西,你可当真?我表妹的亲事就交给你了,她那个闷葫芦,我姨妈说她一年也说不了十句话,这样的女子如何有人愿意娶呢?”

    启世安愁道。

    “你表妹叫什么?”韩落西问道。

    “肖洁儿。”启世安答道。

    “那我可以见她一见么?”韩落西问道。

    “自然可以啊!”启世安答的相当的痛快。

    第一次见到肖洁儿,正襟危坐,不苟言笑,身子坐的笔直,双手很拘谨地放在膝盖上,韩落西问她一句,她就答一句,可以说能不说话就不说话,能用两个字说绝对不会用三个字。

    “肖小姐,有空我们去城外狩猎可好?”韩落西问道。

    “王妃可是弄错人了,我们小姐手无缚鸡之力,出门都甚少,怎么会去做那种男人才做的事情?”肖洁儿的贴身侍女答道。

    “哦?”韩落西笑着走过去拉住了肖洁儿的手,她摸到了几个老茧,她悄悄在这茧子上按按,抬眼笑眯眯地望着肖洁儿。

    肖洁儿麻利地将手缩回来,轻声道“洁儿从未出过西临城,嫂嫂想去狩猎还是去找别人吧。”

    “哦?我不想找别人,就想找你!”韩落西说着将肖洁儿猛地一拽,肖洁儿没提防,被韩落西拽了个跟斗,额头撞在了椅子上,摔青了一块。

    “落西,你这是做什么?”启世安喝道。

    启世安的姨母安氏脸色铁青,她想发火,却看在启世安的面子上拼命忍住。

    “洁儿,你先自行回房中吧,我和你表哥还有事情说。”安氏冷声对肖洁儿道。

    肖洁儿听了,皱着眉头,抚着额,向母亲和表哥分别施了礼,向门外走去。

    韩落西连忙追出来道“肖小姐,我有事要问你。”

    肖洁儿仿佛没有听到一般,飞快地向自己的房间奔去。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