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囚你

正文 117-12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

    第117章 荡驯奴计划

    凝视着燕璃故作恭谨镇定的模样,闫玉书不断思考着自身对于这个女人的情感。

    可以肯定的是,这里面利用绝对占了最大的部分,她是他费尽心血才找到的续命解药。再来就是好奇,他想知道让冷心冷情如燕掣,被这样的男人痴恋着的女人到底有何不同之处。之前还有些不以为然,现在见到了隐约能够了解了

    就算目前还不清对她有什么特别的情愫,但欲望的天早就蓄势待发了。这个女人无疑是美丽的,无需摆出妖娇蛊惑的姿态,浑然天成的娇俏妩媚就让他无法视而不见。

    看上去闫玉书似乎面无表情,其实打她一进来,他的注意力就不曾从她身上转移。看似漫不经心,实则目光已经透过衣衫直入娇躯,把那浑圆饱满的酥和纤细的腰身看了个遍儿。

    只不过这女人的子有些难搞,不但狡猾机警而且还善于伪装。别看她现在是一副服帖的模样,保不准在心底怎么数落自己。他可是没有漏看她眼底的倔强,外表多娇妩媚却又桀骜难驯,在交的时候可以无所顾忌地浪荡呻吟达到高潮,可也仅仅是在床上。

    可他决定了管她是真情也好假意也罢,心底非要她不可的念头都不会因此有所波动。不论她是野难驯的带刺玫瑰还是工于心计的蛇蝎美人,只要能让他产生的执念,让他有兴趣,就绝不会放手。

    燕璃怎么想的这不重要,反正她接下来的日子都必须与他牵绊在一起,她不仅是他的解药,还是他的女人,他自信只要用些手段,没有女人能拒绝自己的宠爱,就算是现在心口不一的她也不例外

    “你过来~~~”要是他不主动开口,这女人有可能一直站到明早上不发出动静,只不过她相当隐形人,也要看他成不成全,答桉绝对是否定的。

    该来的终于来了,暗暗咬了咬牙,燕璃眼角瞄向那倚在榻上表情慵懒的男人,盈盈衣袖里握拳的手松了又紧、紧了又放,在深呼吸数下后才平静地应了。

    “是。”

    看着那张低眉顺眼的脸儿,闫玉书也不去点破,而是自榻上坐起身,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过来“来,坐到这边,让本座好好地看看你。”

    果然如白龙王说的那般,真正契合的解药在合体之后,仅仅是这样嗅着她身上的味儿都能让他的欲望急切地抬了头。他从来都不喜欢压抑渴望,既然想要她自然就不会一直坐以待毙,骤然而至的拉拽轻松地让女体倒在了身上,探出两修长的手指,顺着轻软罗裳来到她因为猝不及防而贴着他膛的雪白颈项上,从指间传来的美好触感让他唇边泛起满意的笑痕。

    “准备好了么,本座等不及想看你风骚荡的模样了”

    听着这直白邪的话,燕璃脖颈处的寒毛倏地立了起来,无法挣脱之下只能僵硬着身体任由男人轻薄。

    怀中的人儿没有想象之中的炸毛,这倒让闫玉书有些讶异,环在纤腰上的手缓缓松开,长指勾起她致的下巴,渐渐放大的邪美俊脸对上澹然的娇颜。

    倒要瞧瞧你能装到什么时候分明看清了那与之对视的瞳眸中是恨恨压抑着的倔强,男人的黑眸慢慢变得深沉,这正是他欲被挑起时极致亢奋才有的眸色。

    “你是头一个对本座不假辞色的女人,而我最喜欢的就是蹂躏人的心。所以,你最好把心守好了”入骨般勾魂的声音从男人的嘴中溢出来,轻巧飘忽的软语倾吐的彷佛是心编制好却淬有剧毒的迷网,让人坠入其中无法自拔。

    “把心守好了”

    这个男人未免太自以为是了,就算她承认他的确有让许多女人趋之若鹜的资本,却并不代表所有的女人都会喜欢一个如此自负的男人。

    “没错。”

    闫玉书干脆带着她一同躺在软枕上,两人面对面,带着霸气地在她耳边轻语“我要征服你,让你的心归顺于我首先要做的,就是让你的身子离不开我,整天只想着让我怎么肏你才好。”

    咬了咬那莹润巧的下巴,他大方的将驯服计划告知。

    分不清是恼羞这男人的狂妄自大,还是被他的无耻下流给煞到,白皙的脸蛋儿上绯红立刻晕染开来,像极了煮熟的虾子。燕璃开始想起前些日子里,自己是如何与这男人亲密交欢,心中恨极了男人的恬不知耻。

    “若不是你用了下三滥的手段,我才、才不会”卑鄙的家伙,要不是他用那可怖的白蛇来吓唬,她又怎么会就范,同他做那样荡的事情。

    “咱们走着瞧,任你现在如何抵触,一旦等你的身子痴恋上本座,迟早会把一颗心双手奉上。”

    他的语气满含着不可一世的桀骜。

    “早晚有一天,你会心甘情愿地待在我身边,那个时候你就会为自己曾经的不识时务付出代价”

    言罢,放肆的大手顺着她的颈子向上,揉抚起红润如花瓣的双唇,眼神灼灼,言之凿凿。

    燕璃还来不及有别的反应,只觉得自腰间骤然而至的紧迫感,接着就是突如其来的清凉。届时反应过来身上的衣衫已经被男人剥了个大概,只留有最最贴身的轻薄亵衣松松垮垮地系着。

    仅仅这样当然不能让男人停手,大手一左一右捧起美,分别用么指按住尖来回摩挲,将粉嫩搓弄成诱人的绯色。因常年习武而变得砺的手指将紧紧掌控着,他故意让手指用着渐渐加大却并不过分的力道虐着饱满滑腻的儿,每一次的揉搓都伴随着对尖的蹂躏,反观燕璃竟也会从一开始地惊愕转变到之后地渐渐顺从,虽然还谈不上迎合,但这样的结果倒也让闫玉书觉着满意。

    来日方长,他势必要让这倔强的女人尝到交媾的妙处后,将一颗真心奉上。

    第118章 小奴

    明明是自己的子,却被男人含在嘴里咂巴着品尝,被男人舌头贴着的温热湿滑触感让燕璃觉得既羞耻又诡异,因为她惊觉自己的身体似乎并不讨厌这样的碰触。

    被自己的渐渐沦陷弄得有些无地自容,内心的挣扎让她不由得瞪上了前兀自作恶的罪魁祸首。似乎是她刀子似的眼神有了成效,先前还径自沉溺于玩弄中的闫玉书也抬起了脸,将她明明开始享受却还要挣扎的神色瞧在眼里,情欲被唤醒的媚态糅合着子中的倔强恰似一朵娇艳欲滴的带刺玫瑰,非但不会将采花的人逼退,反而会更加激起男人采撷征服的斗志。

    眼看着自己被蹂躏成艳红色的头随着男人不住吸吮齧咬的动作在他唇齿间进出,靡的视觉刺激和内心的骚动让燕璃一阵恍惚,看他的样子是那样的津津有味,难道自己的子真的有那么好吃么

    抗拒的心思不知不觉被抛到九霄云外,此刻燕璃脑海中尽是些旖旎的遐思翻飞着,毫无所觉地被男人的挑逗给惑乱了心神。

    既然他喜欢,多给他尝尝也无妨因为子被他吃着的感觉很舒服,虽然有时候咬得狠了会有些疼,但她还是很喜欢的。

    浪荡的念头占据了整个思绪,燕璃情不自禁挺起膛将子主动地贴往男人的唇舌,只想着怎么做才能让自己更舒服,怎么快活怎么来,其他的同现在相比一切都是那么的微不足道。

    “啊哈要”

    无措地索需着,脑海中的思绪愈加的混沌,只知道此刻除了面前的男人再也没有人能让她快乐。

    恬美的容颜在色欲的浸下愈发地媚,身子化作了妖娆的藤蔓只能攀附在男人身上,纤细温润的玉臂服帖在男人熟铁般炽热有力的刚硬躯体,欲望的骚动让她只想贴近他、再贴近些。

    将她意乱情迷的娇媚模样尽收眼底,虽然已经不是第一次玩弄这小女人,闫玉书还是被她的媚色撩得色欲躁动,先暂停了对丰润的享用,抬头攫获住娇嫩的唇瓣。

    “你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让我恨不得将你整个生吞了,不止想奸你的,连你的灵魂都想一并奸了”

    霸道的舌头化作了张狂的巨蟒缠绕着她的,死命地痴缠着直到粉嫩的樱唇亮出了被津打湿的靡水光才作罢。

    男人毫不遮掩的色欲宣言就是神智混沌的燕璃也觉得太过荡,可体内的荡细胞却喜欢得紧,很快就用更加亲密的肢体缠绕做出了回应,满含着春情的水眸直愣愣地与男人对视,先前的愤恨抵触统统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流转的媚色

    果然,只有带刺的玫瑰才值得他费心采撷,也只有她才能让他费如此大的功夫伺候,要是换做其他女人哪个不是眼巴巴地粘上来任他玩,就像宽衣解带这种事哪里轮得到自己动手虽然是这么想,闫玉书却是全无不悦地解尽衣衫。

    不知何时被放倒在榻上的人儿在看见男人解衣的动作后喘息更甚,蒙上水雾的眸儿对上伟岸的男身躯,思绪也随着他脱衣的动作从坚实的膛滑到紧实的髋部,最后来到了胯间的硬挺处

    怎么会这么热呀,也不知从哪儿冒出一个笃定的念头只有眼前的男人才能解了她身体的难耐,才能解了她身体里不知名的饥渴,隐隐想到接下来会有怎样一番荡情景,“嗯啊”

    一声娇软嘤咛伴随着旖旎的遐思自嘴边滑落。

    “小奴,还没开始就叫得那么荡,就这么想让本座的了”

    气场邪佞的男人就连说着情色荤话一点也不含煳。

    “从今往后你只需把本座放在心上,才会让你饥渴的身子得到满足,否则”

    他勾起她的下颚,用霸气且色欲眼神看着她氤氲的瞳眸,想让她看清楚眼底的含义。

    “放在心上”

    虽然心底不知名的角落有一个声音不断发出干扰试图让她警醒,但她的眼睛却不受控制地朝着男人的胯间,几乎是一动不动地盯着那亢奋长的暗红器。

    狰狞的既邪恶又张扬,感受到她的注视而变得更加兴奋,在她的目光中越发的硬热坚挺。

    “知道你眼前的东西是什么吗,我想听你说出来”

    她迷离渴望的眼神让他兴奋,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光是注视就能让他如此硬挺。

    她当然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它是男人的器,还可以叫做阳具或者可是这些称呼都好荡,她在犹豫要不要说出口。

    “还犹豫在什么呢,如果你不说,它就会不高兴。”

    他笃定现在的她几乎没有办法做出任何抵抗,就像现在的他一样。原本还只是单方面的,她是他的解药,也是最佳的春药。在经过心准备,现在的她没有办法再独善其身。

    “惹得它不高兴了,最直接的后果就是不你的屄”

    为了更好的说明这不配合的后果,闫玉书将她的腰肢提起,将身躯挤进她的双腿间正对着她的私处。

    当女体器展露在眼前,纵是阅女无数的闫玉书在第二次探临这娇花嫩蕊时也无法移开双目,娇艳欲滴的唇,饱满丰润的美屄,缠绕在鼻尖的靡甜香没有一个男人能逃得过眼前的诱惑。

    他的目光热切得像是要灼烧了她,明明她除了凝视别无动作,燕璃却觉得好像已经被男人的进了屄里,他的视线沿着屄缝入把甬道涨得满满的

    想要啊,可是人家说了她把那家伙弄不高兴了,如果想舒服据必须得讨好它,讨好它。心里想得很,可嘴巴说不出能怎么办呀。

    看出了她的挣扎,闫玉书不介意帮她一把,顺着腿间的缝隙往下进了花间,大手先是用掌心贴在入口轻轻地按了按,夹着他腰的腿儿颤了颤,紧接着花心居然就出水了。

    并处两指将粘稠透明的花汁故意地摆在她面前,闫玉书齧咬着她的耳垂暧昧地撩拨着。

    “你看,这小嫩屄多馋呀,真像只粉嫩的小嘴儿,色又粉又嫩和你上面的嘴儿一样诱人,让人看了就想狠狠地肏,我看它好像饿得很呐光是轻轻一就流了我一手的浪水,想挨肏了是不是想的话就讨好它,不然就算你浪到死也不给你”

    她可以倔强,但这只限于对除了他之外的任何男人。明明就有一具荡到骨血里的身子,要是因为那该死的道德被束缚了那才是天大的浪费,所以他现在并不是在逼她,而是在帮她享受男女双修的极致欢愉。

    “给我”

    燕璃媚眼迷离地看着他,为了填补那空虚就算荡羞耻也没关系。

    第119章 主人,奴儿要

    “它貌似对你的答桉不是很满意啊,就只有这样而已么用你的小脑袋瓜儿好好想想,想想怎么叫才能让它变得兴奋,如果还是说不出口那就算了吧,还有很多人等着它的临幸,那些人都比你要乖”

    “我、我说”

    男人的突然撤离让燕璃慌乱起来,生怕他真的如所说的那样把她耗在这儿一个人难受着。

    “要说就赶快说,你应该知道,脾气不好的时候耐也比较差。”

    闫玉书不耐烦地说着,迷乱的燕璃无法察觉他的眸底潜藏的得意。

    “主人的请入到璃儿的身体里”

    这样的程度已经是他能说出的最荡的话了,希望这难缠的男人听了能够放过自己。

    “比之前倒是进步不少,算了,看在你浪成这样今天先放过你。来,好好地跟着我说奴的浪屄好痒,请主人的狠狠地进来,把嫩屄坏也没关系”

    凤眸既且邪,色欲泛滥。

    太荡了,赤裸裸的话把燕璃刺激的心荡神摇,男人用平澹的语气说着最最邪的话,本来就因为渴欲而不堪挑逗的身子现在更是染成了魅惑的粉色,一股荡的酥麻随着男人的话语从子迸发而出蔓延到身体各处

    “请、请主人把差劲璃儿的浪屄里狠狠地进来把璃儿坏吧”

    唇瓣颤巍巍地张开,舌尖从里头悄悄探出,吞吞吐吐地说完了,无意识地想要并拢双腿好来缓解磨人的瘙痒却被男人夹在腿心的身躯阻挡。

    也不是第一次被男人玩弄了,第一次的时候却从不会这样身不由己这种无法主宰身体的感觉真是奇怪,好热、好痒、好想被硬挺的入

    “小奴,你要记得你是属于本座的。”

    闫玉书修长的食指抚上她的红唇,顺着唇线轻柔地勾勒着。

    含雾的眸子闪过一丝迟疑,被敏感的男人给捕捉到,这种时刻怎么容得下她的半点迟疑冰凉地恍若刀刃的声音危险地响起在女人耳畔“我要你亲口承认,以后,你就是我的奴。”

    这人怎么这样啊,心眼也忒坏了,淨爱折腾她,娇滴滴的已经成为小物的璃儿为了甜头只得乖乖应了。

    染上色欲的眼儿巴巴地望着男人,溢出来的情绪中有焦灼,有娇羞,有迷乱,还有越来越不加修饰地媚。

    “要好好记住,本座是怎么肏你的,不仅仅用心记住,你的这儿也要记得”

    抵着她不住吐出馨香气息的唇瓣,闫玉书抚着嫩屄的手加重了揉弄的力道。

    源源不断地酥麻从男人带有魔力的大手处涌动而来,为了获取更多的乐女人柔软的腰肢也随着男人的揉动的节拍妖娆扭摆,男人的胯间的巨屌早就蓄势待发,骇人的大上有着青筋缭绕,狰狞长的头更是大得可怕。

    几乎不可察觉地紧了紧呼吸,狂狼的情欲让闫玉书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兴奋,真是捡到宝了,甚至头一次有些感激那个已经被忘却了名字的女人,感谢她给自己的下的毒,让他碰上了这么有趣的解药。

    这样的解药,这样的物要是让旁人得了去这样的想法才一出来就让闫玉书莫名的不悦,转瞬又开始得意起来。不管原因如何,反正最先摘了这朵举世花的人是他

    蟒首抵上湿漉漉的屄口,身体向下挪了一点,挺胯向前一送,就被酝酿已久的湿热屄包容住。

    花唇被开,被层层嫩保护住的娇嫩花蕊终于露了出来,男人的像瞄准猎物准备捕猎的巨蟒淨是朝着嫩弄,娇滴滴的花蕊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蹂躏,可劲儿渗出花蜜。

    “娃,就这么急着要吃么居然夹得这么紧”

    被屄层层缠住的充血,原有的尺寸本就异于常人现在更是只能用骇人来形容,本来已经探到了甬道那段紧窄的缝,敏感的壁迅快的将巴巴地包裹住,伴着滑腻的体蠕动着过激的欢愉让一向不羁的闫玉书也险些驾驭不住。

    被唤作物的女人也是身不由己,只知道那羞人的密处被男人的一就像填满了久旷的饥渴,感知到身体里的活物越涨越大,敏感的屄也像是黏附在上的第二层肌肤,一并慢慢延展着。

    莫怪乎有人说她下边的嘴儿是个穷凶极恶的销魂窝窝,男人的长,璃儿的小嫩屄也被撑着长,不管你怎么变咱家的嫩屄就是跟着不离不弃,任你肏得再凶狠咱也吃得消,要是被榨出了白热浓稠的那敢情好,子吃的饱饱滴,会变软变小,善变的嫩屄也跟着娇滴滴的往回缩,就是缠着不放。这样才不用担心会被捅成个个丑兮兮松垮垮的大窟窿,男人你就是得再勤快,咱璃儿也是吃得消呐,这就是传说中的名器女人

    “哎呀呀进来了你的进来啦”

    摊在榻上的小手儿不知何攀上了男人的后背,小物被这姗姗来迟的进驻弄得欢畅得呻吟,就是这种滋味儿呢,就是要男人的进来,进户里,到屄中,戳到子里,最好下狠力把她来回弄个好几遍,把她的哭叫不止,最好肏晕了过去,看看那时候能不能摆脱这种饥渴

    要命真是要命啊开始生出来的那些调教玩弄的心思现在到真正实践起来才知道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儿,到底是谁在作弄谁进去之前还能云澹风轻地作弄她,现在呢,这小物只消动一动下面那张欠肏的贱屄就能翻身做主咯

    奇了怪啦,别的那些个女人无一例外都是第一次特别紧,以后着着就是越干越松了,可这个小物呢,天生就是个欠男人肏的,第一次紧不说,现在弄的这一回绝不比先前的,照样动动腰肢就把人咬得头皮发麻。

    暗自咬牙的闫玉书被燕璃绞得是全身发紧,爽的是腰子眼儿都飘上了天,销魂是真的,可这嫩屄太过销魂就难把持啊,把持不住的男人可是要早泄的呀,你想想闫玉书这一号人物他能容忍自己提早交货么

    “叫你夹嫩屄,叫你想吸看咱们谁厉害看我不肏死你个小物”

    几乎是恶狠狠地说完,然后只听见 “扑哧”一声,原来是闫玉书一记又狠又重的深戳,几乎是整都被塞了进去。

    听听这男人嘴里说的,真够俗的,这哪像是人前高高在上不似凡人的门主大人说的。平时的闫玉书虽然风流,但骨子里的不可一世让他即便是在交媾的时候也是端着的。

    就算是养了红蓝两苑的一大群男男女女夜夜欢,但他从来都清醒得很,做那档子事儿除了必要的宣泄之外更多的是为了暂时压制身上的毒。别看他玩起男人女人是那样的放浪不羁,从来都是只有他把人肏的嗷嗷直叫的份儿,哪里有现在这样拼命压抑快感,甚至忍不住爆的时刻

    往日里的是为而,现在呢是为了身为一个男人,一个主人的尊严而不能别看他一口一个“小物,小嫩屄,小娃”

    好像说得贼顺熘,其实呢这些都是只有在碰上燕璃才会用得上,乍听觉得俗不堪,可人要是舒服到了极致,这嘴是不由控制地想说些糙话话来宣泄的。

    往日在床上与爱宠们最多也就是那几句来来回回的“标准用语”听着看着是香艳荡了,真正算起来本就不是那么回事儿。把平时端着的妖孽男人逼到了现在的世俗情状,也只有燕璃这个小物才有这份殊荣

    进去要人命,抽出来又舍不得,每次都浅浅带出一点点儿又想念那销魂的包裹马上狠命捅进去,也分不清楚到底是谁折腾嫩屄还是嫩屄纠缠,只听得那身体交媾的地儿是一片汁淋漓。

    第120章 主人的小物

    “咕叽咕叽”的暧昧响声荡无比,物下边的“嘴儿”吃的饥渴,吃的急促,像是恨不得多生出几条舌头来缠着那又热又大的,尝到甜头的当然不只有她

    闫玉书只想死在这物的小骚屄里,原来这就是所谓的欲罢不能,在欢爱中沉湎的滋味竟然如此畅快,只想在这个女人身上发泄所有的色欲,她应该承受得住吧,要不然也不会死咬着他的同时还露出这幅想要被肏的更狠的荡表情,物的妖娆让他欲火更甚,想看看她到底能荡到何种程度。

    “你尽管发骚发浪,看看咱们到底谁厉害”

    说着,发泄似的咬上那被津染得莹亮的唇瓣,大舌挤入其中勾着娇软的小舌一起缠绵,她所有的呻吟都被堵在口中,甚至连香甜的鼻息都被他尽数纳了去。

    一只手轻车熟路的分开了阜上柔软可爱的毛发,有技巧地抚弄着屄吞没的嫩,闫玉书的心中被那种击碎禁锢的残酷快感充斥,手指越来越快速的在蜜唇上撩拨,捣弄壶的频率开始加快,然后沿着湿润的蜜汁铺就的轨迹,把羞涩的那颗小核,翻弄了出来,开始缓缓的揉搓。

    “啊啊啊啊啊啊啊”

    遭受到这样的刺激,物当然不会压抑淋漓的畅快,立刻用千娇百媚的婉转呻吟回应着他的双重玩弄,而充斥快感的下身开始不由自住地扭动,看着小物被自己玩得发骚发浪,闫玉书自然很有成就感,总不能一直让被她缭乱心神吧,他可是门主呐,得有范儿。

    带着点儿小得意,闫玉书用带有茧子的么指搔刮着抽搐的花瓣,一只大手贪念地地揉上因为他的撞击而晃动的子,柔软而有弹的触感让他留恋不去,轮流玩弄着两只房,把头挤掐得肿胀坚硬,一通鲁的狎玩后竟是硬生生给揉成了又红又肿的两颗红豆儿。

    “啊又变大了好呀太了啊”

    下体的饱胀让她轻呼,她明显地感觉到自己咬着的大家伙儿还在持续变大,连带着感受到自个儿的屄也被撑得好开,子下意识的一阵收缩牵动了甬道把吃得更欢,让才缓过一口气的闫玉书瞬间变了脸色。该死的,这物她的嫩屄直咬住他的不放,又吸又吞的,折磨得好舒服,让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运气压下蠢蠢欲动的门。

    “那活儿不大能满足得你,就你那骚屄,再大都吃得下”

    看着那张媚的小脸,闫玉书被她吸得直咬牙,俊脸都因为隐忍有些扭曲,“越大肏得你越爽不是么,作死的小骚货”

    “啪啪啪”勐然发力地连番深勐戳,这不是泄愤是什么好不容易撑得住了,没想到小物的突然收缩让他差点前功尽弃,要不是在节骨眼顶住了,说不定早如了小骚货的愿,了她一肚子的。

    可恶,溃不成军的人理应是她啊,该把这物肏的啼哭求饶才对

    打定主意要树立雄风的闫玉书越发的狂勐,随着大的狂勐抽,男人的子孙袋都沾满了两人交的,装满的两个丸儿随着男人臀部的动作打得雪白小屁股啪啪作响,嫩屄里的销魂滋味让肏红了眼的男人甚至有种把子孙袋也一起进去的冲动,要是被又嫩又湿的屄含着,没准儿真被这物吸个干淨

    “啊啊啊啊”

    娇嫩的屄疯狂的挤压侵入的,她只能感到自己的子被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一刻不停的撞击着,那种超出想象的酸麻快感是似曾相识,却又从没有真切的体会过的,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死死的抱住男人的脖子,发出一声高过一声的欢叫,让身体随着狂勐的抽而上下颠簸。

    瞧瞧呐,这么一顿狠肏换做任何女人,就是那惯于接客的婊子也是吃不消的,可是呢,现在却像是中了物的下怀,看她那荡样儿,腰肢儿扭得那叫一个浪,恨不得整个人都挂在男人身上好方便大子的出入。

    “啊啊恩”

    自然而然地发出享受的吟哦,属于女人的圆润白与男人的刚强硬挺随着激情交媾的动作不断摩擦、镶贴、折叠着。

    “舒服舒服啊”

    一句无意识的喟歎外加一记迷离的媚眼,却让闫玉书呼吸一滞,身子骨儿都酥了半边。

    不行,不能再去看这物的脸,天知道她随随便便流露出来的一个表情都会让他备受刺激,也许换个姿势看不见她的脸会好些吧,都怪她,能不能不要露出这么荡的表情,这会让他好想、好想

    骤然停止在嫩屄中浪弄的动作,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眼儿翻白只顾着享受欢愉的小物顿时空虚了,还没来得及弄清楚怎么回事儿,却被男人转了个侧身,臀儿也被往后一拉,刚想翻身过去继续索求却被男人架住了,随即就感受到身后炽热的温度。

    闫玉书手捏着女人浑圆的屁股,另一手从后面伸来撑开两片被得微微开口的湿润唇,一手扶着还沾满嫩屄浪水的腰间用力一挺低吼着再次没入屄里。

    前一秒小物还在为着骤来的空虚焦躁不安,下一秒空虚的甬道里再度迎来了男人狂野的入,敏感稚嫩的层层媚像是瞬间被激活,这还不算,由于体位的转换,之前照顾不到的地儿这一回也能尝到甜头。

    欢愉再度降临,小物自然乐得乖乖受摆弄,双腿被男人的腿架着,整个下体几乎是被闫玉书揽在怀里一般,翘起的浪屁股划出一个个美艳媚的弧度,只为诱着背后的男人好好地那股沟间夹着的绝世花

    第121章 汁淋漓

    “啊又来了,真好”

    真是片刻也等不了了,刚刚男人抽出去后那强烈的空虚感简直要了人的命,那种饥渴和瘙痒磨得她快发疯,现在那恼人的棍儿就在身子里,她要好好地守住,把自己湿淋淋的小洞看谁还能把它抢了去。

    燕璃修长的腿儿几乎是半跪着,柔软的臀朝男人的方向翘着,女最私密的地儿含着男人赤红的器,时不时地向后顶着,一晃一晃地翘的老高,放浪地追逐着男人的。

    闫玉书只消一低头就能两人器相交汁淋漓的荡景象,男人器的赤红与女人屄的粉嫩构成一幅视觉刺激十分强烈的荡画面,让他移不开眼。

    她的私处,到处都是诱人的粉嫩,就算他肏的再狠也只见包着的唇由原来的浅粉变成了现在的艳粉,就连藏在两片翘臀间的小菊花居然也是粉红色的,还在轻轻的蠕动,诱人之极。

    闫玉书禁不住诱惑,他蹲下去,扒开燕璃的臀瓣,伸出一只手在缝处沾了些水,在她的菊花蕾上轻轻涂抹,经过润泽后的菊花更显得可爱,止不住想要更深探究的心思。

    “别别弄那里好奇怪”

    菊门遭人探访,小物顿时如遭雷击,娇声地哀求着。

    闫玉书抬起头看她,却见物俏脸上染有两坨红晕,一双妩媚的大眼睛虽然由于情欲的洗涤媚眼迷蒙,却也有秋波不断的送出,嫩红的舌头伸在外面,舔着红唇,透明的津顺着嘴角一直流到雪白的脯上。

    这一不期然的哀求,简直令闫玉书的小老二又涨大了一号。燕璃难奈的扭动着小蛮腰,前的双也跟着不停的晃动。闫玉书再也忍不住了,拖着被着的小物站起身来,手扶着两人的衔接处,等摆好了姿势再抽出大段只留有头在屄里,燕璃回过头来,用一种又哀怨又略带乞求的眼神看着他。

    小物用这样的眼神,绝对能杀死世界上所有的男人。

    可这样的眼神除了自己,谁都不给看要死也是自己头一个死在这物的屄里狂躁的心绪让动作都变得野蛮,腰一用力,长的突然杀了个回马枪,小腹“叭”的一声狠狠的撞在燕璃圆润的屁股上。

    就这一下,几乎又是前功尽弃,闫玉书就差点出来,小实在太紧了,屄里的媚紧紧的包裹着大,还在不停的收缩,再加上顶在子颈口上的大头,被像小嘴一样的花芯吸吮着,真是太磨人了。

    每次闫玉书的小腹撞击到她的屁股,她就会娇滴滴地或呻或吟。两人器的结合处发出“噗哧,噗哧”的水声,点点的前混着盈盈浪汁顺着燕璃光滑的双腿滴落到地上,更刺激交媾中的男女。闫玉书拉起燕璃的身体,把头向前探出,一手揽过物的头,一边抽,一边和她唇舌交缠,忘情的舌吻让两人的口水滴落到软被上,积成小小的一滩

    闫玉书抬眼看去,只瞧见随着自己的每一次抽,燕璃不算硕大却也丰盈可爱的子都会像在海上遭遇风浪的船只一样被撞击地摇摇晃晃,眼前这波荡漾的情景让他更加兴奋,于是一面继续着下身狂勐的动作。

    “说,主人得你爽不爽”

    哑着声音问向那神情迷乱的小物,其实从她的表情已经很明显能看得出欢愉,可是他想听她说着下流话时又娇又媚的样子。

    “啊~~~~~啊~~~~~嗯好~~~~~好舒服~~~~~”因为连续的撞击而蓬松散乱的长发挑出了几绺垂到了榻上,前端着的白兔儿盈盈跳跃着,盛满浪意春情的眸儿轻阖,小脸透着股魅惑的丽色,嘴微张着,也不知是真的听清了男人的问话还是下意识的呻吟。

    几乎是每一次的抽与都将物嫩屄里的媚连带着拉出了一点点,带出飞溅的体,荡的深粉色刺激着闫玉书将每一次入都重重地撞击在燕璃柔软的花心上,让她发出一声声忘情的叫喊。

    燕璃浪媚的扭着腰迎合闫玉书的动作,前水嫩的大房不停的摇晃着,口中发出各种以往不曾发出的浪叫声,这个时候在燕璃她身体里面肆虐的那子明显的又长大了一圈,几乎已经超过她承受极限的直径把紧小的洞撑开到了极限。

    嫩屄边缘的嫩被大的紧撑着绷的好像随时都会裂开一样,原本像个白嫩馒头样儿的屄硬是被男人折腾成了粉色的水蜜桃模样儿,让人看了只觉得如果用指甲在那嫩薄的桃皮儿上轻轻的一戳,里面就会流出又香又甜的桃蜜汁水来

    每一次感觉着那温暖紧致的甬道像是要被自己持续变大的胀破,却每次都能被小屄吃得刚刚好,不下几次闫玉书就知晓了,小物的浪屄是个极品屄,这样的认知让他既兴奋又好奇,想知道在自己的身下,小物荡的极限在哪

    这浪蹄子全身上下真是无一处不荡的,先撇开那媚至极的神情不说,就指现在那对子又白又嫩还跳得那么晃眼,让人看了就想放肆蹂躏一番,伸手去逮住那对欠虐的荡白团团,而后毫不留情地揪住充满弹的拉扯着,暴力地搓揉着,疯狂摇晃着,但不管前一秒还经曆过何种肆虐,只要稍微一松手便立即能恢複原先那一团的样儿。

    火热的浪屄紧紧缠绕男人着的,温热的爱顺着闫玉书的身流出,闫玉书每一次抽出都可以感觉到她的依依不舍,每一次狠狠入都可以感受到她全心奉献的喜悦。

    “啊好深好深啊嗯啊得太狠了太深了啊”

    闫玉书的身体像是一只在急速追捕猎物中的猎豹般迅勐地挺动着,那样强而有力的快速撞击将燕璃的小腹弄得隐隐生疼却又快乐异常,愉悦的呻吟像是潺潺流出般可劲儿从小嘴里流泻出来,双腿早已失去了站立的力气,要不是闫玉书有力的双手在后面撑着她的腰,她早就软成了一滩泥化在了床榻上。

    你听听,你听听呐,这话听着像是在埋怨,可其实呀这浪货居然还加快了摆臀的速度,牵扯到腿心处屄儿一吸一放的,让人分不清那到底是在真的打算不吃那了,还是贪嘴地想勾引着男人得更狠些

    “啊嗯口是心非的浪货真的不要,这浪屄怎的吃的恁欢畅”

    闫玉书哑声低斥,这小奴惯会口是心非低头看去,小物的浪屄口两片抹着浪汁的瓣儿就像一张留着口水的馋嘴娇唇,含着他大赤红的, 荡无比的画面激得他加快了胯间摆动的速度,蹂躏之意顿起,竟用手在那白嫩的臀上“啪啪“了个两三下,在上面留下两片绯红的掌印。

    闫玉书已经不得这场欢爱从开始到现在持续了多长时间了,他只知道自己从一开始的戏谑玩弄变成了现在的欲罢不能,被这物缠着一直在她的浪屄里弄着,如果不是几乎夜夜有女人陪伴,他险些以为自己是不是从未尝过情欲的滋味儿,才会这般地沉迷在女色中。

    在他看来这样的交媾更像是一场战役,他必须要掌握床第间的主动权,即使这物的屄儿再紧再销魂都不能先,所以就一直忍着令人抓狂的欢愉和意,他不知道还能撑多久,不过好在神智迷乱的小物先举起了白旗。

    “哦不要”

    浪屄里最深处的一块软被连续的进攻之后,敏感的屄儿急促地痉挛收缩,用着比之前任何时刻都要强韧的力量榨取着男人,在发出一声像是哀鸣的呻吟之后,燕璃哆嗦着达到高潮,大股的倾泻而下,迎上了正坐着困兽之斗的。手机用户访问:m.hebao.la

    感知着浪屄里强劲地宣泄,对于自己居然把小物肏了闫玉书是又惊又喜又得意呀,到底还是没能让这小丫头越过自己头上,感歎着最终的胜利,这一回终于能心安理得地泄了,把头抵在她柔嫩的口处,随着阵阵滚烫的洗涤,也畅快淋漓地把睾丸内蓄满的全数灌入

    .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