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返回书页

完本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知否从袁家庶子开始

章节目录 第四百一十二章出发与焦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群臣把一切都看在眼里,知道这次两方交锋已经结束了,他们都松了口气。

    毕竟这西北和北方,一天不出结果,他们就得提心吊胆一天,现在好了,有结果了,  他们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其实不光是他们,就连承兴帝也是如此,既然事情都说完了,那自然该散朝了。

    袁文殊从大殿内出来,狠狠地瞪了英国公一眼,然后气冲冲的走了,  秦国公有意挽留,  但是欲言又止。

    袁文殊就这么一路气冲冲的到了家中,等到了房间之后再也忍不住了,或者说再也演不下去了。

    所以此时的明兰看到的,是满脸笑意的袁文殊,于是问道:“官人,今日怎么这么高兴啊?可是发生了什么喜事?”

    “娘子你猜对了,还真是大好事,咱们可以去西南了。”袁文殊道

    “啊?什么?咱们去西南的事情,官家同意了?他怎么会同意呢?这,这也太?”明兰道

    “娘子,是不是觉得不可思议?其实我现在也是,没想到这事儿就真的成了。”袁文殊道

    “官人,你快跟我说说,到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明兰问道

    娘子啊,其实这事儿很简单,这的都是提前和英国公定好的局,目的就是为了平息之前的事情。

    “之前梁浩的事情,我做的有些过了,  所以这是之前,我和祖父他们商量好的。”

    “这样既能解决之前的事情,又能带着你和儿子,躲开这场危机,简直是一举两得”袁文殊道

    “啊?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个好事啊?”明兰道

    “娘子,虽然这是件好事,但是千万不能表现出去,咱们要表现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我估计这几日祖母就要找你了,你到时可以借机把事情都告诉她,但是就不要告诉其他人了。”袁文殊道

    “嗯,我知道了官人,你就放心吧,不过这几日家里是不是也得严肃一些?”明兰道

    “娘子啊,咱们想到一块去了,我刚想跟你说,这几日在家中不要像往常一样,要严肃一些。”

    “咱们这府中的人,那可是五花八门啊,  哪的人都有,  这戏要做足了才行,  不能让人看出破绽来。”袁文殊道

    “嗯,我知道了官人,你放心交给我吧。”明兰道

    “娘子啊,你看我这心情这么不好,咱们是不是得?”袁文殊道

    “啊?你,这青天白日的你。”明兰道

    “又不是没来过,白天怎么了,哈哈。”袁文殊道

    此起彼伏还不休,

    你方唱罢我登场。

    危机四伏不能阻,

    心中窃喜不足说。

    袁文殊想的一点儿都不错,今日他的表现,虽然暂时唬住了承兴帝,但是等散朝后一琢磨。

    却越想越不对,事情有些太过巧合和牵强了,难道是他们在演戏不成?

    一想到这,他就让人把赵光远找了来,然后吩咐道:“你去把定襄侯回府后的事情,事无巨细的给我查清楚。”

    “还有,接下来这几日,他那娘子的表现也是,事无巨细的给我查。”

    “微臣遵旨”赵光远说完之后,就退出了御书房,而承兴帝则是一脸的阴沉。

    而接下来袁文殊夫妇都很忙,袁文殊忙着去整训健卒营,而明兰则是要回盛家。

    这一日一大早,明兰就乘坐马车回了盛家,应付完王大娘子之后,就往寿安堂走去。

    到了寿安堂之后,先是陪着祖母吃了顿饭,然后祖孙俩就聊了起来。

    “丫头啊,你这次回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要和我说啊?”祖母道

    “就知道瞒不过祖母您,孙女确实是有事情要和您说,是关于这次,官人为什么,要带我和儿子一起去西南的原因。”明兰道

    “快说来听听。”祖母道

    “祖母,这次之所以这样,完全是因为官人觉得,大娘娘可能要动手了,他怕我和儿到时候不安全,所以才要带着我和儿子一起去西南。”明兰道

    “什么?你是说大娘娘有可能动手?这,会如此急着动过手吗?”祖母道

    “祖母,官人说本来也不至于这么快,但是因为桓王那边,一直想要调沈从兴回来。”

    “所以大娘娘本就有些心急,再加上顾廷烨那边,此时也有优势,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打完了。”

    “所以现在这个时候,本就是一个最佳的时机,官人这次之所以去西南,实际上就是不想卷进去。”

    “因为一旦大娘娘动手,那官人就会陷入两难的境地,所以一定要躲出去才行。”

    “但是官人这一动,恐怕会刺激到大娘娘,让大娘娘提前动手。”明兰道

    “嗯,你说的有道理,这些话跟我说说就行了,就不要和你父亲他们说了。”

    “行了,你回去吧,准备准备要去西南的东西,千万不要忘记什么,有些东西那边可买不到。”祖母道

    “嗯,孙女知道了祖母,那孙女就先回去了。”明兰道

    看着自家孙女的背影,祖母久久没有说话,而是就这么看着,一直到看不见了,才收回目光。

    而袁文殊这边,都要走了,自然要去和家里人还有秦国公告个别。

    袁文殊从忠勤伯府出来后,直奔秦国公府而去,到了之后直奔书房,根本就没有停留。

    “祖父,孙儿来了。”袁文殊道

    “嗯,戏演的不错嘛,行了,你不要在我这待太久,毕竟咱们现在还闹着别扭呢。”

    “此去西南,尽量拖延时间吧,等我这边给你去了书信,你再回来,到时候想来,也该尘埃落定了。”刘威道

    “嗯,孙儿知道了祖父,那孙儿就先回去了。”袁文殊道

    “嗯,行了,快回去吧,”刘威道

    袁文殊从秦国公府出来后,并没有停留,而是直接回了自家府中,而此时娘子也回来了。

    两人相视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一切尽在不言中。

    时间一晃就到了出发的这天,此时的西城门,能来的都来了,在一片欢送声中,。

    袁文殊带着健卒营和自家妻儿,就这么赶往西南,也就这样躲出了漩涡。

    但是他们虽然躲了出去,这旋涡还在,反而越来越大,京城的各方,都发觉出了不对。

    此时的慈宁宫内,大娘娘道:“文殊那孩子走了?”

    “回大娘娘,定襄侯已经出发了。”内官道

    “哼,你去把刘正杰给哀家叫来,就说哀家有事要问问他。”大娘娘道

    而内官听到这后,赶忙行礼退出慈宁宫,他知道,此时大娘娘因为定襄侯的事情,一定很是生气。

    所以根本就不敢停留,赶忙出去找刘正杰了,这火气可千万不要发到自己身上,还是让刘指使承受了吧。

    而此时的御书房中,承兴帝也问了赵光远同样的话。

    “对了,朕之前让你查的事情,可都查清楚了?”承兴帝道

    “回陛下,经过臣几日的调查,定襄侯府没有什么异常,他们的夫妻感情还是很好。”

    “不过,定襄侯夫妇二人确实变得严厉了些,跟以往大不相同,就连上次定襄侯去秦国公府,也并没有待多长时间就出来了。”赵光远道

    “嗯,朕知道了,你先去吧。”承兴帝道

    赵光远躬身一礼,然后就退出了御书房,走到宫门的时候,正好撞上了,大娘娘身边的的宦官。

    两人都没有说话,不过心里想什么却又心知肚明,看来定襄侯的事情,不管是官家还是大娘娘,都很重视啊。

    两人出了皇宫后,各自散去,但是心里又都做好了,告知各自主子的打算。

    刘正杰这边此时也是很苦恼,毕竟大娘娘手里的王牌,就这么去了西南。

    这着实让他有些措手不及啊,而这时候,他还收到大娘娘召见的消息,这让他顿感大祸临头。

    不过大娘娘召见,他岂敢怠慢?于是赶忙起身收拾了一下,就随着内官进了宫。

    而此时的赵光远,看到内官和刘正杰出来后,也从远处走了出来,往皇宫里走去。

    刘正杰很快就到了皇宫,并且一路跟随着内官,来到了慈宁宫内,而此时大娘娘已经在等他了。

    “来了?坐吧,哀家召你来是想问问你,都准备的如何了?”大娘娘道

    “回大娘娘,禁军自从有了全旭的帮助后,现在已经都被臣掌握在了手里。”刘正杰道

    “嗯,那就好,你也知道了吧,文殊那孩子去西南了,这意味着什么,想必不用哀家说了吧?”大娘娘道

    “回大娘娘,下臣明白。”刘正杰道

    “好,那既然你都明白,就不用哀家多说了,该怎么做你心里有数,时间可不多了,行了,哀家也累了,你回去吧。”大娘娘道

    “臣明白,臣告退。”刘正杰道

    看着刘正杰远去的背影,大娘娘脸色难堪的思考着什么,最后无奈的摇了摇头。

    而刘正杰这边,此时的心情也并没有轻松下来,因为他从大娘娘的话中,听出了着急。

    这是之前从未有过的,看来定襄侯的忽然离开,大娘娘也慌了神,想想也不奇怪,毕竟手里底牌没了,怎么也要有点反应才是。

    但是大娘娘着急了,那自己就要忙起来了,可关键是,现在他并没有多少把握。

    但是他知道,大娘娘说的没错,时间真的不多了,因为沈从兴随时都有可能回京。

    再加上北方的战场节节胜利,不知道什么时候,可能就结束了,到时候顾廷烨可就要回来了。

    那可是桓王手下最得力的干将,他一旦回来,那自己可就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原来不怕,是因为有定襄侯在,有那支京师第一的健卒营在,可现在都已经去往西南了。

    自己现在已经没有底气应付顾廷烨了,所以动手的时间就要加快了,不能再拖下去了,迟则生变。

    刘正杰就这么心事重重的回了府里,而此时的赵光远,已经见过了承兴帝,并且出了宫。

    他刚刚把自己看到的告知了承兴帝,承兴帝虽然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知道,暴风雨就要来了。

    自己这个位置可是如履薄冰啊,从坐上这个位置开始,他就从没想自己能有好下场。

    没错,他对于自己的下场早有预料,这也是绣衣卫的宿命,帝王鹰犬的下场,基本都是一样的不得好死。

    但是却又让人趋之若鹜,无他,唯权利而,这两个字,就是吸引他的原因。

    也是大多数人的原因,为它生为它死,争斗不休,却又乐此不疲,只因为这两个字。

    而此时的桓王府上,也是一样的气氛凝重,因为桓王也能感觉出,情况有些不对头。

    所以他把人都叫了过来,就是为了商议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

    “殿下,依下官看,这定襄侯离京后,刘正杰那边可未必忍得住啊?”叶奇道

    “殿下,我觉得叶尚书说得对,我们不能不防啊,得做好准备才行啊。”小段道

    “殿下,要我说啊,咱们还是得想办法,把国舅爷或者仲怀,调回京来才行。”

    “只要他们能回来一个,那刘正杰可就没戏唱了,咱们也不用担心他弄什么幺蛾子了。”老耿道

    “嗯,老耿说的对,殿下,这仲怀是回不来了,毕竟北方的战事也焦灼得很,一时半刻也脱不得身。”

    “但是国舅爷那边就不同了,那里本身就有勇毅侯在,根本就不需要国舅爷在江南了。”

    “所以眼下还是要想办法,尽早让官家,把国舅爷调回京里来。”小段道

    “本王又何尝不知呢?可是父皇摆明了不想调舅舅回京,本王也是没有办法啊。”

    “自从本王回京后,已经多次上书父皇,请他调舅舅回京,可是父皇根本就没有理会。”

    “甚至之前一次早朝上,我当面奏请父皇,他都没有同意,舅舅可是不好回来啊。”桓王道

    “殿下,眼下要是想,把国舅爷调回京城,恐怕还是要,在勇毅侯身上想想办法。”叶奇道

    “哦?叶尚书的意思是,让勇毅侯上奏父皇,把舅舅调回来?”桓王道

    “殿下,眼下只有这个办法可行了,既然您上奏,官家不予理会,那就只能让勇毅侯上奏了。”

    “毕竟现在勇毅侯今非昔比了,江南大营,也不再是之前的江南大营了。”叶奇道

    听了叶奇的话之后,桓王一时间陷入了沉思,而其他人,一时间都没有说话。

    7017k
没看完?将本书加入收藏我是会员,将本书放入书架复制本书地址,传给QQ/MSN上的好友章节错误?点此举报